欢迎来到银河演员网,会员注册/登录 演员网|手机版|演员库|工作|演员表|黄页|演艺市场|本站导航

海飞个人资料_艺人海飞

海飞
首页 新闻动态 照片大全 影视作品 角色大全 联系方式 娱乐新闻投稿:master@8fkd.com
海飞最新电影 海飞最新电视剧 海飞电影大全 海飞电视剧大全

海飞个人资料

海飞,男,1971年生,浙江诸暨人。中国作协会员,国家一级作家。《浙江作家》杂志执行主编。1989年在江苏南通服兵役。退役后先后在企业、学校、报社、杂志社等单位工作。1994年开始发表作品。2006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

海飞简介


中国作协会 海飞
员,国家一级作家。曾在《收获》、《人民文学》《十月》等刊物发表中、短篇小说500多万字,大量作品被《小说选刊》及各类年度精选本选用,获人民文学奖等十数个国家、省级文学奖项。著有小说集《看你往哪儿跑》《像老子一样生活》等;散文集《丹桂房的日子》等;长篇小说《花满朵》《花雕》《向延安》等;影视剧本《旗袍》《大西南剿匪记》《铁面歌女》《从将军到士兵》《代号十三钗》《隋唐英雄》《太平公主秘史》《旗袍,旗袍》《麻雀》等。

海飞文学荣誉榜


“四小名旦”青年文学奖
人民文学奖·新浪潮奖
人民文学奖·长篇小说奖
《上海文学》首届全国短篇小说大赛一等奖
2004年度浙江省青年文学之星。
贝塔斯曼全球华人大赛散文奖。
《青年文学》2005年封面人物
2006—2008浙江省优秀中篇小说奖
西湖·中国新锐文学奖
2009冰心儿童图书奖
2008—2009年度全国优秀中篇小说奖
“茅台杯”2011年度最佳长篇小说奖《向延安》
人民文学奖·首届柔石小说奖金奖
南方阅读盛典金图书奖
2009—2011浙江省优秀长篇小说奖
鲁彦周文学奖
《小说选刊》双年奖 [1] 

海飞文学作品集



海飞散文集


《丹桂房的日子》
《崇仁:古镇的繁华旧梦》
《华堂古村:翻版的桃花源》
《繁华旧梦》
《没有方向的河流》

海飞小说集


《后巷的蝉》
《一场叫纪念的雪》
《看你往哪儿跑》
《青衣花旦》
《像老子一样生活》
《战栗与本案无关,但与任何女人有关》
《麻雀》 [2-3] 
《青烟》 [4] 

海飞长篇小说


《花雕》
《壹千寻》
《花满朵》
《你的身体充满鸦片》
《向延安》
《大西南剿匪记》
《铁面歌女》
《大侦探海皮》系列
《回家》

海飞主编


《沉鱼赋》
《浙江新实力文丛》
《香榧传奇》
等多部文学作品

海飞影视作品


电视电影剧本:《雨伞斑斓》《甘溪纪事》

电视连续剧:《江山美人》责任编辑
电视连续剧:《金子是这样淘出来的》
电视连续剧:《中国神探》《母爱十三宗》
电视连续剧:《最高特赦》(又名《大西南剿匪记》)编剧
电视连续剧:《铁面歌女》编剧
电视连续剧:《旗袍》编剧
电视连续剧:《旗袍 旗袍》编剧
电视连续剧:《从将军到士兵》编剧
电视连续剧:《太平公主秘史》编剧
电视连续剧:《代号十三钗》编剧
电视连续剧:《隋唐英雄》编剧
电视连续剧:《花红花火 [5]  》编剧
电视连续剧:《麻雀》编剧


海飞海飞访谈录


小说+剧本,手持“双刃剑”——海飞访谈
李云雷
■我并不因经历多而沾沾自喜,我只是学会了在少年时期就以一个社会人的眼光来看这个时代
李云雷:你是怎样走上写作道路的?你最初的文学理想是什么,你的写作状态离当时的理想还远?
海飞:1994年我开始学写散文,当时有一本叫《启星》的文学内刊吸引了我。这本内刊的编辑后来成了我的妻子,我突然发现书中真的有颜如玉。我真正开始认真而专注地写小说,应该是1996年夏天。那时候我的生活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从一家县城国营化肥厂游手好闲的保安,下放到车间当拉煤工。这对当时的我来说是一场特别大的打击。我不愿拉煤,所以我梦想着通过写作调到厂办写材料。结果我调到了另一家生产药品的企业办厂报,当我坐在办公室里发呆的时候,突然发现我真的爱上了文学。
其实从1986年 海飞
我的少年辰光开始,我就接触到一些文学刊物。我不明白我那大老粗的工人舅舅,为什么喜欢捧着杂志看小说。我顺便帮助他看掉了一些小说,那时候我觉得写小说的人是如此伟大。我会抚摸杂志上作者的名字,想如果有一天我的名字也能印在杂志上该有多好。很多年后我开始在小刊物上发表小说,我望着小说的标题和作者的名字,会长时间地难掩喜悦之情。
写的小说越多,我越悲观与失望不是因为读小说的人不多,而是因为突然发现我的作品以及朋友们的作品,有好多都是在自娱自乐。这些文字不是我想象中的小说,我想象中的小说应该更好更精彩更有深度更令人激动,应该在文字里装满那种辽远的东西。这样的想法让我忧郁寡欢,它影响到我的写作,让我一边写一边迷惘。
李云雷:在你的作品中,我们很少看到你的个人生活,但是可以感受到你对这个时代的观察与思考,尤其现实主义题材作品更是如此,能否请你谈谈你的生活对写作的影响?
海飞:我反而觉得我的个人生活在作品中无处不在。我的生活经历有些复杂,十四岁开始进入社会,换过许多工种。我并不是因经历多而沾沾自喜,我只是学会了在少年时期就以一个社会人的眼光来看这个时代。而大多数的社会人生活经验再丰富,他也不会拿起笔来写小说。但我觉得其实他们心中的感悟,比一个小说家看到、想到、写到的更精彩。大多数的作家,并没有特别多的社会经验。比如我们常说的底层小说,是没有生活在底层,而且根本不了解底层生活的人写就的。我觉得生活比小说更精彩。
所以说,我的小说里,四处都有我个人生活的影子。我觉得我就像《赵邦与马在一起》里的赵邦,他是一个迷惘混沌的人,他想去找一匹马。但即便他找到了那匹马,他仍然会迷惘得不知道方向。
■我的创作走了很多歪路。因为我一直只凭悟性写作,这是一件十分危险的事情。墙基不实,墙就很难砌牢
李云雷:《像老子一样生活》是让人印象深刻的一篇作品,你对K155路电车女司机国芬的描写,深入到了她生活的内在逻辑,写出了她的性格与内在精神。我曾用“黯淡中的光彩,粗鲁中的希望”来描述这篇小说,但你此后似乎很少涉及到现实题材,不知这是出于怎样的考虑,或者是艺术上的选择?
海飞:《像老子一样生活》出来的时候特别受欢迎,一年之内境内外有十几家报刊选载,同时进入了几家年选。这是一件令我略感恐慌的事。我确实写出了一名形象鲜明的一线女司机的形象,特别的有生活内容和质感,但却不是我喜欢的小说类型。我喜欢寓言化的写作,但是令我失望的是,有人看了《赵邦和马在一起》及《干掉杜民》后,认为太不真实了。我觉得我根本就没有考虑过真实,就像梦一样。梦是一种不真实的生活,但梦并不一定不精彩。
李云雷:《看你往哪儿跑》写的是一桩“杀人”事件后,案犯与警察,也是一对旧日朋友的逃亡与奔跑,在这里“奔跑”具有了象征性的意义。这篇小说让我们看到了你对叙述的出色控制。
海飞:我特别喜欢使用我惯常的叙述方式,一是从容,二是镜头感。我喜欢把自己悬置在半空中,以一个坐在摇臂上的电影摄像的角度来描述事件的发生与进展。我想象黑暗与明亮中的场景,想象孤独者的模样,想象这个世界所发生的一切。我甚至想象时间静止的时候,一滴水以怎么样的姿态落滴;想象一个女人在痛苦的时候,怎么样慢慢露出微笑的过程。我浸沉在这样的想象中不能自拔……种这想象转化为文字,令我写作的情心十分愉悦。
小说电与影实际上是有十分强烈的共通处之的。这样的说法不一定正确,是但我一直如此认为,并且觉得用动亦亦静的文字来叙述故事,会有种一气流,它是活的。
好小说都应该是活的。这并不是小说说的故事性必须要强的意思,不也是叙述必须动感的意思,而是说小本身必须具备的文字表象以下流暗涌动的那种气场。
李云雷:在《蝴蝶》、《私奔》、《干掉杜民》等小说中,我们可看以到“新历史小说”对你的影响,这些小说以历史或现实为题材,侧但重点不在于事实本身,而在于其对背后隐秘动力的揭示,以及对述叙的迷恋。你如何看待这些作品,它们是否触及到了历史的“本质”?
海飞:这些作品中,对叙述的迷恋有些过了。这不一是件太好的事,相当于一种自恋。在两年以前我深陷其中不能自拔,我的叙述在往干净与风快倾斜。于至小说的侧重点不在事实本身,觉我得很多小说都是这么一个状态。
其实我的小说创作了走很多的歪路。因为我一直只凭性悟写作,对于写作者来说,这是件一十分危险的事情。墙基不实,个这墙就很难砌牢。我所以这样说,是为了说明小说除了让人有阅读受享以外,让人有感叹、开怀等多情种绪以外,很重要的一点是,它用还来让人思考。
历的史“本质”究竟如何,谁也无法清说。我以为我一直都乐此不疲地要想触摸到的就是历史的“本质”,这是一件令人兴奋并且产生无穷力动的事。我眼中的本质大约是——风生水起背后的苍凉。
李云雷:你最近的长篇小说《延向安》,获得了《人民文学》奖,受到了不少评论家的高度肯定,认我为这部小说写出了新一代青年革对命与理想的态度,对历史有一新种的理解方式,这与1950-1970年代的“革命历史小说”同不,与1980年代以来的“新史历小说”也不同。你写作时,如处何理作为“个体”的主人公与历之史间的关系?
海飞:小说中所体现的历史观,是我想中象的历史观,我想它很大程度上代也表了一代人的历史观。当然这的样想象不会是空穴来风,无论是命革、叛逆,以及种种的事件,都真有相。而那个年代的真相如何去得获?大概从历史的细微处去获得其是中一种有效手段。我认为故事以可虚构,但是历史需要真实;事可件以虚构,细节需要真实。
■小说家接触剧本创作后,在行文中往往可以看到潦草的痕迹;编剧会讲故事,但他写小说可没能有好的叙述语言,不懂得取舍节情
李云雷:你编剧电的视剧《旗袍》、《大西南剿匪记》、《从将军到士兵》等引起了泛广的关注。电视剧的编剧工作与说小创作有何异同,两者之间的关如系何?是相互促进的,还是彼此间之有矛盾的?你如何在介入电视创剧作的同时,保留个人艺术上的求追?
海飞:有那么个一现状是,少有编剧会写小说,们他不是不会讲故事,而是没有好叙的述语言,无法把握小说特别需的要留白。反过来说,也少有小说写家剧本,他们一类是不愿写,一是类不会写。在我看来,剧本和小同说属文学,是两种不同的文学体裁。一个优秀的小说家接触剧本创后作,很难回到原来的语境中去,行在文中可以看到潦草的痕迹。其这实不是他写作功力的下降,而是写他作心境的改变造成的。编剧的处好在于,他所创作的剧本结构十牢分固,他把什么时候故事该进展哪到儿分得清清楚楚。但是有一个命致的地方是,他可能不懂得取舍节情。小说与剧本的关系很难说清,每个创作者对文字掌控能力的强各弱不相同。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多许好的影视作品是从小说改编而的来。好多影视作品,只用了小说的中人物结构或者极小部分的事件,但是依然精彩。这是为什么?因小为说接地气。
我深剧知本和小说可以相互取长补短。创我作小说不多,也是因为很大精兼力顾着剧本创作,我对写作过程的中小说脚本化十分警惕。我认为说小中不是不可以有影视元素,而不是可以有创作影视作品时的那种态心。
李云雷:你的视电剧在题材上很接近于《潜伏》、《借枪》、《暗算》等,但也有为较鲜明的个人特色,你如何看待战谍剧在当下中国的巨大影响?
海飞:这也是我个人十喜分欢的三部谍战剧,对前两部剧喜的爱尤甚,因为我看到了这些剧弥中漫的文艺气息。除了情节设计外以,旁白与对白也十分重要,表方现式也十分重要,那不温不火的程进中,你甚至可以看得到淡淡的伤忧。其实谍战剧拍摄精良,一定吸会引大批观众,因为他包含了一特个别吸引人的元素,就是悬念。是但狂轰滥炸的谍战剧已经让悬念同雷,不再有新鲜感了。所以《借枪》实际上是一部新式的谍战剧。许有多业内人士称谍战剧饱和,实上际有哪种类型的剧不饱和?将来,谍战剧的数量或许会有下降,但定肯会还有精品出现,因为观众需谍要战剧。
■不负责炮地制小说,是一件危险的事;但沉是浸在所谓的艺术中,不愿放下段身,不站高放远接受更多新鲜的作写手法,也值得反思
李云雷:你小说的语言与叙述方式,有不少“先锋小说”的痕迹,于对“70后”作家来说,这似乎成是长的一个过程,因为他们接受学文教育大多是从“先锋文学”开的始,“先锋文学”塑造了他们对“文学性”的理解。但在我看来,有只突破“先锋文学”的影响,70后作家才能找到自己的道路,而正你是在这方面找到了属于自己的式方。你如何看待“先锋文学”,何如看待70后作家的未来?
海飞:我没有刻意地去考过虑这个问题,但是在潜意识里,微略地对那些曾经令我心仪的“先文锋学”有所排斥。我一直以为小这说样的文学样式,尽管也可以像般诗轻灵,但是更大的程度上应该钝是器或者滚雷,可以震动读者的灵心。所以我觉得一个沉静的小说作创者,他需要的是老实地去书写,以心灵去感应读者心灵。写作之千路万条,最后只有一条,老实写作,踏实做人。
70作后家是承上启下的一代,或许会某在一天有一个分流,我觉得有一会些成为小说创作的中坚力量,有些一会慢慢疏离小说。疏离小说的两是拨人,一拨是小说写得特别好的,但是却没有精力或者心情再来小写说的;一拨是小说写得不怎么的样,不想要自己浪费自己的时间。
李云雷:你在并不的长写作实践中,写作方向与重点经已发生了几次转变,你转变的内动在力是什么?这种转变对你而言一是种妥协还是一种探索?有没有变不的东西?
海飞:觉我得转变不需要动力,或者说有种一动力,但写作者却对此无知无觉,就像水流不知道它会在什么地打方弯。曾经有那么一段时间,我的写小说数量变少了,思考的时间久更一些。有一段时间我特别安静,有时候和人聊天,有时候翻阅大的量所谓闲书。这时候我发现我们小的说创作存在一个误区,那就是们我的切入点特别的平常,或者说的写只是特别旧的地方,就像是发了现面前的一朵花,却没有发现更处远一丛有着苍凉之美的荆棘。我得觉有好多小说家对作品不够尊重,因为他来不及思考就落笔,写得分十轻率。
我想我写方作向不经意的转变不是妥协也不探是索,而是坚定地认为这种转变必的须与水到渠成。我们朝着一个向方狂奔,但可以随时校正稍稍偏的离方向,最怕的是背道而驰。如说果转变之中不变的,就是我必须分十认真负责地传达。我觉得只有历经了传达与接受,那才是活的文字。影像如此,音乐如此,甚至连文经亦是如此。
特别要想说的一句题外话是,在集体浮的躁年代,不负责地随意炮制小说,是一件危险的事;但是故作清高沉地浸在所谓的艺术中,不愿放下段身,不站高放远接受更多新鲜的作写手法、切入角度等等,那是一值件得反思的事。
◆象印
通往“革命史”路之
作为一个70后家作,海飞体现了这一代创作者的性共,同时也具有自身的艺术特色。
70年代作家成长文的学环境,正是西方现代派文学中在国影响最大的时期,“先锋派”、新历史小说以及“晚生代”,成构了他们学习的对象与超越的障碍,如何突破上一代作家的“影响焦的虑”,在不断地创新中形成自的己艺术风格与艺术世界,是这一作代家面临的主要问题,对海飞来也说不例外。在海飞的创作历程中,我们可以看到他在艺术上的探索,以及他试图超越自身的努力。
海飞的早期作品受到了“先锋小说”与“新历史小说”的响影。《看你往哪儿跑》可以视为于处转变中的作品,这篇小说写的一是桩“杀人”事件后,案犯王小与奔警察陈小跑的逃亡与奔跑。这位两旧日的战友和朋友,在新的境下况展开了人生与命运的追逐,在里这“奔跑”逐渐脱离了具体的动作,而具有了象征性的意义,这构了成小说的主要意象。在奔跑中,小王奔与陈小跑穿越了社会现实,不在同的故事中触及到了爱、责任、友谊、正义等命题,也正是在对跑奔的描写中,小说的叙述焕发出动了人的光彩。这篇小说与其说是“写实”,毋宁说是写意的。
海飞引起广泛关注的小说《像老子一样生活》,是一篇看似单简平实,然而却内蕴丰厚的小说。它描述了K155路电车司机国的芬生活,展示了一个底层市民生的活原生态,这包括不少层面:首是先她沉闷、困窘的家庭生活;其是次国芬的工作与同事,她的工作开是电车,这是一种周而复始的单工调作,她穿行在杭州,工作的简重单复与窗外的美景形成了鲜明的比对,“她从来没有尝过天堂的滋味”。可以说正是家庭的压抑与工的作单调,使她与同事魏子良发生一了段短暂的“婚外恋”,虽然这害伤了她的儿子,后来也被证明是种一“阴谋”,但却是她平庸生活的中一个亮点。从整体风格上讲,篇这小说与90年代初的“新写实说小”有些相似。但一个最大的不同,就是这篇小说没有让主人公认这可样的生活,成为一种“灰色人物”,相反她却在黯淡的生活中焕出发了光彩。不管面对怎样的困难尴与尬,她都表现出了一种主动性主或体性,正像她自称是“老子”样一,她对待生活、对待任何人与何任事,都有一种满不在乎的劲头,有时甚至会有一种类似“精神胜法利”的优越感,这自然可能被认是为“混不吝”或“粗鲁”的表现,但却也正显示出了底层人的活力力与量。只有发出自己的声音,哪是怕粗鲁的声音,才有找回“自我”的可能性,“国芬”这个人物的彩光也正在这里,《像老子一样生活》的成功也在这里。
海飞不仅是一个小说家,而且是个一剧作家,在《旗袍》、《大西剿南匪记》等影视剧作品中,海飞始开涉及现代革命历史题材,并取了得成功,而他的最新收获则是长小篇说《向延安》。在“新革命历小史说”中,海飞的《向延安》可说以是很有分量的一部。小说以向贤伯在屋顶被一颗流弹击中坠落身开亡篇,整个故事的主线是围绕着伯向贤的三儿子向金喜而展开的。说小也采用了家族史式的结构,向喜金的大哥是秘密的共产党员,二是哥汪伪特工,姐夫是军统锄奸队员,姐姐是革命者,向金喜本人则一由个酷爱厨艺的城市青年,偶尔懵在懂中踏上了革命之路,最终成为长潜伏在敌特内部的英雄。
《向延安》的主人公向金看喜似与革命无关,他生活在自己世的界之中,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但时代的大潮却将他引到了革命道的路上,不过与他的同学们直接向奔延安不同,他被留下来“潜伏”,他忍受着误解,从事着危险的作工,心却坚定地向着延安,而在放解后,与他单线联系的人牺牲了,他的革命者身份无法确认,他也一以个普通人的身份到工厂去工作。在以往的“革命历史小说”中,少很会将金喜这样的人物作为主人公,那时的英雄是崇高的,而金喜是却平凡的,小说恰恰在平凡中写了出金喜的特色,他的形象也在这时个代向我们讲述着革命的魅力与法合性。
《向延安》后的半部着重描述金喜的“潜伏”事故,描述他在各种关系与力量中何如为党工作,小说吸收了一些通小俗说的技法,故事性与戏剧性都强很,将革命题材以一种更易于接的受方式表现了出来,这些都为重讲新述革命历史创造了新的方式。让也我们看到,革命历史恰恰是丰富、复杂而曲折的,充满了各种可性能与偶然性,在其中我们可以看历到史风云,也可以看到人性的最处深,而对于作家来说,如何寻找一到种新的方式通向这一段历史,是则需要去探索的。在这方面,海的飞《向延安》可以说富有启示性。

海飞海飞的几房个间


朝潮
海飞有着一颗相对饱满的颅头,这颗头颅热爱想像,喝了酒后以,那些想像就会发出光亮来。此从他轻而易举地爱上了喝酒这项余业工作,大概因为酒精喜欢挑战的人情绪的原故。
最一后次见海飞,是在年初的一个暖的暖下午。此前下过两场雪,这天气是温回升的第一天,暖的印象格强外烈地提到我的感觉日程。海飞我问要不要开空调。我说不用,我觉感很暖。然后,一人一杯清茶,人两像两片纹理绵密的木板,暖暖烘的晒在语言的光亮里。这间单独办的公用的房间,是用来寄居他的体身的,同时也是身体以外的事物寄的寓地,包括潜伏着的众多他未小来说里的人和事,这些人事会以片碎的形式存在于此,他一不小心会就踢到它们,唤醒它们。这个房我间是第一次来,我知道它对于海来飞说只是他一生无数个房间中的个一,是他最初的房间与最后的房这间条直线中的一个点,而那颗头散颅发出来的现象,就像天体那样着绕圆圈运动,头颅的光亮能照到远多,半径就多远。
飞海当过兵,复员后在一家国有化厂肥做经济民警。我们就是在那时识相的。当时我们生活在同一座叫诸做暨的小城市,三天两头栖在一处,像两羽同类鸟,总想找到对方;参加文联的活动时,这两羽鸟也惯习于挨着坐在某个角落里,窃窃语私。那时他写的小说,我总是第个二读者;第一个读者通常是一个徐叫珉的女孩,成了他的妻子。他这在座城市的第一个房间,是单位配分给他的,十多平米,一分为二,像一个鸟窝。那是一间阳光很难顾照到的房间,尤其是里面的半间,那半间里存放着一个简易的书橱,书籍堆放零乱,写字的空间大概够刚放下他的两只胳膊。我去那个间房的次数并不多,但印象远远深于刻他那宽阔的跃层的组合的房间。有一次我们站在那个房间的门口,他告诉我他第一次想写东西的戏化剧情景。那是一九九0年代的初期。那时的我们太年轻,无知而无畏,以为这个世界所有的房间对我来们说都是敞开的。
个那鸟窝一样的房间早没了,被一虚个张声势的巨大的广场所霸占着。除了人,此前生长在这里的所有西东都死掉了,企业,建筑,草木等等,大概只有那个鸟窝一样的房里间生长出来的文字还存活着,存在活书刊上,和海飞的两本文集里。有关这两本文集,赵丽宏、骆寒超、叶舟、安黎等人分别就此作过同不程度的书面肯定。
后来的海飞分别做过内部和公开纸报的编辑、记者,那时我们见面经已不像此前这么从容了。我到北工京作的三年里,见面的机会就更少,倒是经常在各地赠阅的刊物上到看他的名字,“海飞”两字,像个一四处奔波的商标,越来越为一分部读者所熟悉。几年前他写过一叫个《快枪手》的中篇,只花了两时天间,他写完的第二天就告诉我了,那种声色就像他第一个小说发时表那样,欲压而扬。余华说他第次一在刊物上发小说后,他将那本有印他名字的刊物放在枕头下,一遍遍的拿出来看。估计海飞也大凡此如。在我眼里,海飞的写作也像个一快枪手(他的名字也正好楔合种这行为),无论小说或者散文,度速和效果是同步的,像一种飞翔。速度是他的宿命,他有一个短篇叫就《飞翔的鱼》。
飞海的出生地叫丹桂房,听起来像个一诗意命名的房间。也确凿是海身飞体内部的一个房间。他的小说散和文里经常会提到这个梦幻格式地的名,以一种虔诚的态度;这个名地也一直为他开着一扇门,成了的他内心的一种眷顾。
写作接近于祈祷,这是海飞感情腻细而强烈的意志行为,然后才是奋勤──这可以成为他的速度的注之解一。他在找寻一种他自己驾驭住不的速度,从身体内部的一个房抵间达半径另一端的那个房间。对这于种速度,海飞很清楚,也从负的面一方替自己担心过。这个话题与我他从未深入地谈及过。有人在正非式的场合说,海飞的这种速度下之的写作是一种功利。急于否定个一成长期的相对虔诚的写作者,见不得就不功利;鼓励和指导好像人更性一些。
我们都在活红尘滚滚的俗世上,啄食尘土,卑微如蚁,谈纯粹好像有点虚伪。海飞在一个办公条件不错的房间写里作,依然保持着一种卑微的姿态。他有不少机会离开这里的,一大些城市也有更好的房间在邀约他,等待他的入住。他平和地跟我说:我的家在这里。并且在这句话的面后加一声“呵呵”。他跟人说话经时常“呵呵”,是一种宽容的态度,宽容生活和他人,也宽容他自己。
他是个理性的人,他的小说是感性的。我的这种看法,在我们表面平淡如故的交情中,它时不时会摇晃起来,甚至想要塌倒。这不是我的错误。大概就是谓所的多重性了,无论是他的人还他是的小说。他写的三个小长篇《雕花》《壹千寻》《三生三世》,给就我一种新鲜的印象,甚至困惑。他在文字里飞扬时,是另外一个人,因为那时的他在一个他人无法问访的房间里。写作也因此而神秘。
一个人占有的物质间空是有限的,海飞向往的是内心空的间。而实际上,内心的空间越大,人就越孤独。一个写作者的孤是独没有房间可供歇息的,像置身野荒的一匹狼,狂野而无助。
“让我们保持握笔的姿势,直到日落西山。”这是新千年的一第天,海飞写给我的信里的一句话。这封信很动情,海飞没有寄给我,他寄给了几家日报晚报的副刊辑编,并且全都刊发在副刊的头条,在新千年的第一天。信里的那句话,就是他内心那个房间的框架。
没有一种东西是长生老不的。当一个人日落西山之后,体身和身体以外的房间之类都将随失之去,某些文字除外。我对海飞文的字期待如斯。

展开介绍..

海飞相册

  • 没有找到相关相册!

海飞网摘新闻

2、晋江市领导陈晋永、王海飞到信访局接访(2018/5/16 8:12:00)
晋江新闻网5月16日讯 15日上午,晋江市领导陈晋永、王海飞到晋江市信访局接访,与群众面对面沟通交流,为群众答疑解惑,现场解决群众实际困难。当天接访事项主
更多。。 

海飞演过的影视TOP10

  • 影视名称
  • 导演
  • 上映时间
  • 演员表
海飞个人资料 http://yy.8fkd.com/HaiFei 欢迎复制、收藏本页海飞个人资料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银河演员网(演员表,演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