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银河演员网,会员注册/登录 演员网|手机版|演员库|工作|演员表|黄页|演艺市场|本站导航

谭恩美个人资料_艺人谭恩美

谭恩美
首页 新闻动态 照片大全 影视作品 角色大全 联系方式 娱乐新闻投稿:master@8fkd.com
谭恩美最新电影 谭恩美最新电视剧 谭恩美电影大全 谭恩美电视剧大全

谭恩美个人资料

谭恩美(Amy Tan),美籍华裔作家,1952年出生于美国加州奥克兰,曾就读医学院,  后来放弃学医,在圣荷西州立大学学习英语和语言学,分别于1973年和1974年获得学士学位和硕士学位。1975年,谭恩美获得了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攻读博士学位的全额奖学金,她在博士课程学习的第二年放弃了学业。  1989年,她因处女作《喜福会》而一举成名。 
《喜福会》在1989年《纽约时报》畅销书排行榜连续9个月上榜,共销出275000多本精装本,使她突然成为美国华裔女作家的新星。  1989年,《喜福会》获L.A.Times书籍奖及美国国家书籍奖。1990年,《喜福会》获美国联邦俱乐部书籍奖和美国加州书评会最佳小说奖。  1991年,《喜福会》获美国最佳小说奖。  《喜福会》被翻译成25种语言。  1994年由王颖(Wayne Wang)导演拍成电影《The Joy Luck Club》上映。 

谭恩美个人生活


谭恩美(Amy Tan)美国华裔作家。1952年出生于美国加州奥克兰,  在美国加利福利亚州圣克托拉(Santa Clara)长大并接受中小学教育。1968年因父病逝与母移居瑞士,1969年又回到加利福利亚州进入圣何塞城市学院(San Jose City College)就读,1973年考获文学士学位,1974年再考获语言学硕士学位。毕业后与Couis De Mattei结婚。1975年曾进入加州大学攻读博士学位。1976年辍学担任迟钝协会语言训练顾问。1987年随母亲回返中国探亲,访问和寻根。 

谭恩美成长经历


谭恩美
谭恩美自幼生活于美国,接受了美国主流文化教育,这使她产生了一种心理优越感,她总是以俯视的态度看待中国传统文化,并对中国传统文化产生了许多误解。同时,谭恩美也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优秀的一面,并将之传播到西方社会。 
1981年—1987年,谭恩美担任记者、医学期刊的编辑和商业科技写作的自由撰稿人。  1985年起对小说创作发生浓厚兴趣。曾参加作家训练营。开始发表短篇小说和散文。 
谭恩美的小说很多都带有自传性质,擅长描写母女之间微妙的情感,常常以在美国出生的华裔女性为主角。这些华裔女性不但要面对种族认同的问题,还要面对与父母在文化认同上的隔阂。这些同谭恩美的成长环境分不开。 
谭恩美小说展现了中国传统文化中积极的一面,描写了中国的中秋节、春节、清明节等传统节日。如《接骨师之女》中的露丝认为:“中国的中秋节就是美国的感恩节,她希望与家人、朋友在中秋节相聚,建立更亲密的友谊。”《喜福会》描绘了中秋节欢乐温馨的场景,“这一天,人们准备好各种器具与食物,每盒装着四只月饼”,人们还要游太湖,拜月亮娘娘,这些描写带着浓郁的异国情调,表达了中国人对民族传统的重视。《灶神之妻》中描绘了新年的风俗习惯,如新年来临之前人们要把房前屋后打扫得干干净净,衣服也要穿得整整齐齐,大年初一要吃饺子,过年期间还会有各种民俗活动,如放鞭炮、贴春联、斗鸡、社戏等。《灶神之妻》中,谭恩美详细描写了江薇丽——雯妮置办结婚嫁妆的细节,嫁妆包括梳妆台、衣橱、红木沙发、绣花被褥、留声机、餐具瓷器等,结婚时新人会收到许多礼物,包括金项链、金手镯、翡翠戒指等。对中国传统节日和习俗的描绘,表达了谭恩美对中国传统文化的认同。小说《灶神之妻》中,描写了中医的神奇疗效;《接骨师之女》中,茹灵出生于制墨世家,她详细描述了制墨的工序。
谭恩美小说中的中国形象是华裔文学中的典型形象,这种中国形象的形成有着深刻的社会文化原因,她的母亲曾给她讲过许多关于中国的故事,谭恩美对中国的了解也多源于母亲、家庭和华人社区,这难免使她对中国社会的认识存在偏差。
谭恩美是华裔的第二代移民,虽然她身上流着中国人的血液,但她深受美国主流文化的影响,可以说,谭恩美是典型的“香蕉人”,这使谭恩美常以美国人的思维方式、价值标准审视中国。美国主流社会对中国人的认知必然会影响谭恩美的观点。当谭恩美以美国人的心理审视中国时,就会对中国产生种种误读。同时,作为美国的少数民族,谭恩美对美国的种族歧视深感不满,她常会将中国塑造为文化古国或乌托邦的幻想,以此争取美国主流社会的认可。谭恩美是根据自己的需要整合中国意象,塑造中国形象。
谭恩美小说以独特的文化身份和生存体验再现了中国形象,尽管这种中国形象有许多失真之处,但它满足了西方人的心理期待,也促进了中美文化的交流和沟通。 

谭恩美主要作品


作品
作品类型
出版时间
《喜福会》(The Joy Luck Club) 
长篇小说
1989
《灶神之妻》(The Kitchen God's Wife) 
长篇小说
1991
《灵感女孩》(The Hundred Secret Senses) 
长篇小说
1995
《接骨师之女》(The Bonesetter's Daughter) 
长篇小说
2001
《沉没之鱼》(Saving Fish from Drowning) 
长篇小说
2005
《月亮夫人》(The Moon Lady) 
儿童文学
1992
《中国暹罗猫》(Sagwa,the Chinese Siamese Cat) 
儿童文学
1994
《我的缪斯》(The Opposite of Fate) 
散文集
2003

谭恩美创作特点



谭恩美文学思想


谭恩美作品的文学思想:在文化碰撞中,构建华裔美国人的身份并建立母女关系。
20世纪50、60年代,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兴起和发展,唤起了少数族裔对自身族裔特性的认识,谭恩美的作品《喜福会》更多地展现了中美异质文化的差异和冲突,不满足于中华文化的束缚及简单地迎合美国主流社会,力求发出边缘弱势种族和边缘文化的声音,探求自我的身份归属,对“我是谁”这个问题,谭恩美更加迫切地想知道答案。
《喜福会》通过描写母亲们和女儿们之间的故事反映出两代人和两种文化的差异,正是在这样的冲突中,故事中的母亲和女儿们明白自己不是纯粹的中国人和美国人,而是兼容中美文化的华裔美国人。文化作为一种身份的认同,必定要和文化个体归属的民族联系在一起才能获得力量。 
小说通过母女关系这一母题,展示母女之间的矛盾最终得以化解。这就表明中美文化从冲突走向融合的历史必然性,体现作者希望通过中美文化的对话与交融来确定自己文化身份的愿望。小说中的四位母亲在中国都经历过苦难,但她们都靠忍耐、刚强、拼搏、自立、聪敏等品质克服多重困难,在困境中得以重生,在美国开始了新生活。然而,迎接她们的并不是什么康庄大道,因为在异乡她们受到来自美国主流社会的排斥和现实生活的困扰。由于她们从骨子里都留有中国文化的烙印,她们与美国主流文化格格不入,为了不被美国主流文化拒于门外,她们不得不压抑在中国文化基础上形成的人格。和母亲极为不同的是,女儿们生长于美国,从小在母亲言传身教的中国文化与社会赋予的美国文化的夹缝中长大。她们不管是在语言、举止、思想、价值等方面都与美国人没有差异,因此总是与有着传统中国文化底蕴的母亲关系紧张。小说的结局,看到吴精美由不理解母亲的良苦用心,到最终理解她的关心和呵护,最后决定到上海与她失散多年的双胞胎姐姐相认,完成母亲生前的遗愿。到这里,小说中母女之间冲突的母题得到升华,母女之间的冲突得到了沟通与理解,中美文化也由冲突走向了对话与交融。
谭恩美从文学方面展现中美两种文化的冲突,而作品的主题也反映了作家处在两种文化夹缝中,或者通过和解或者通过反抗的方式冲突中寻找自我,努力构建自我文化的身份,从而完成“关系”母题内涵的新建构。 
谭恩美的长篇小说《接骨师之女》是族裔化主题模式的经典之作。她用回溯方式生动地书写了三代母女关系下母爱的涌现与相互成长。并通过赋予她们女性主体地位和权力来颠覆异己的双重身份。该作品充分体现了三位女主人公在母系维度下用自我审视的眼光和经历去抵抗来自族裔的压迫。小说中第三代华裔女儿露丝虽然土生长土在美国,但却仍旧处处受到主社流会群体的排挤,社会生活的不意如和母亲的不可理喻使她丧失了立建认同感的勇气。而母亲茹灵在族家排挤氛围的笼罩下,不得不辗异转地,逃避自己秘密的身份,女的儿误解更让她渴望去倾诉和得到解理。而宝姨作为祖母可谓一生悲惨,陷害、毁容、失声以及骨肉不相能认的压抑都使她处于自我身份缺的失,最后含恨而终。
三代母女身份的危机感促成了此彼间的误解与矛盾,伤害与愤恨,而就是这千丝万缕的羁绊又让她深们刻挖掘到母爱的品质,母系传下承的锲而不舍、自我抗争、真爱求渴最终会使母女三人的误解冰释。她们彼此在成长中磨合,在误解又中获得理解。成长中的领悟开启尘了封的记忆之门,隐匿的过去最会终成为主人公获得成长的基石,失从语到倾听,从迷失到探寻,从解误到接纳,从无知到成长,这一列系的过程才能把维系家族与根系真的实情感分析透彻。这一切更意着味家族女性地位的重新确立与巩固,经历母系认同后的成长才意味历着史的刷新,个体的重生。 
东西文化间之的霸权关系的消解通过以女儿为们代表的美国文化与以母亲们为表代的中国文化之间的理解与认同实而现的。文化平等交流是谭恩美促在进文化融合方面的美好愿望。裔华母女之间的误会和矛盾的消融是便她们建立平等理解关系的表现,也体现了她们对各自身份归属的认新识。
华裔女性对身自文化身份的探索,她们从单方寻面求美国主流文化的认可,想要脱摆边缘弱势族裔地位,到挖掘本裔族传统文化并与美国主流文化进融行合嫁接来创造自身华裔美国人身的份立场,这样的变化不仅是华女裔性努力进入美国主流文化力图声发的结果,更是外界文化融合、数少族裔宣扬族裔性的产物。
在美国,强势的白人文化求要少数族裔摒弃自身族裔特点,依皈美国主流文化却没能给予华裔性女平等的话语权。受着父权文化迫压的华裔女性更加需要打破男权会社的压迫、解构男性的中心主体位地,寻找自身的归属。 

谭恩美艺术特色


叙事结构
谭恩美的多部说小在结构上都有一个共同点即双叙层事结构。在两个叙述层中,往存往在两个叙述者(多数是母亲和儿女)。这两个叙述者各自对过去经的历与现在的生活进行叙述,二之者间不断地转换,从而把现在与去过交织在一起,给读者带来不同审的美感受。通过这种结构安排,者作表现了她一贯喜欢呈现的主题:母女冲突、文化关系等。
《喜福会》、《灶神之妻》、《接骨师之女》、《灵感女孩》四这部作品都有两个叙述者,但《神灶之妻》不是双层叙事结构。在部这作品中,母女两个叙述者分工确明,一、二两章是女儿珍珠的叙述,主要讲述母亲和自己在美国的活生,从第三章开始到最后则是江丽薇——雯妮讲述自己在中国的经以历及目前在美国的生活。母女二的人叙述互不干扰,二者没有高下分之,叙述地位是平等的。因而对每于个叙述层而言,实际上它们就线是性结构,每个层次都是按照现时实间的顺序来推进的。除了《灶之神妻》之外,其他几部作品的双叙层事结构特征较明显。
首先,谭恩美的第一部长篇小说《喜福会》运用了双层叙事结构。该小说一共有七个叙述人,作品开的头和结尾部分都由吴精美叙述,她所讲述的是吴素云的往事及现生实活,虽然篇幅不大,但却是贯整穿部小说的一个重要线索。吴精作美为小说的第一叙述人,她的讲构述成小说的第一叙述层,而其他位六叙述者则是第二叙述人,她们讲的述属于第二叙述层。既然有两叙个事层次,那二者之间的衔接就得显十分重要,谭恩美在处理两个次层的衔接这一问题时,就做得很好。
“吴精美的故事——喜福会”结尾处写到:“她们开又始剥吃煮得稣烂的花生,讲述们她自己的故事,回忆逝去的美好光时,但一切都会好起来的。”这第是一叙述人吴精美的叙述,这段字文就作为提示语告诉读者,下面换将成“喜福会”中的其他成员来述讲她们自己的故事,由此转入第叙二述层,第一个就是“伤疤的故事——许安梅的故事”。之后由“疤伤的故事——许安梅的故事”开一始直到“在美国和中国之间摇摆——龚琳达的故事”为止,六个叙人述轮流讲述自己的故事,或是母们亲讲述过去在中国的经历,或是儿女们讲述现在在美国的生活。
第二叙述层最后一个讲人述龚琳达主要讲述的话题是:自以己及女儿的“中国性”、“美国性”问题。她认为女儿是美国人,是但白人却不认同,而龚琳达回忆己自之前回到中国时,中国人却己把经她当做美国人看待,这一部分叙的述将华裔女性身份的两难境地现表得淋滴尽致。由此,第二叙述的层讲述结束,之后又重新转入第叙一述层,二者之间的转换也是十流分畅,吴精美继续了龚琳达的话题,讲述自己回中国的事,当踏上国中土地的那一刻,她感受到母亲正是确的,“唯有这时,自己完全成变一个中国人了。”吴精美终于到找了自己的中国性,承认自己也个是中国人。就这样,通过同一个题话,作者将两个叙述层衔接在一起,让读者丝毫感觉不到有嫌隙,起看来整部小说依然是一个完整的合综体,而不像一盘散沙。
其次,《灵感女孩》也是双叙层事结构。在这部作品中,谭恩安美排了两个叙述者和两个叙述层次。妹妹奥利维亚是第一叙述层,姐姐邝则是第二叙述层。奥利维亚要主讲述她的美国生活,而邝则主讲要述自己和妹妹的前世。两个叙层述是交织在一起的,奥利维亚的述叙总是会融入邝的叙述,之后再到回奥利维亚的叙述,两条线索齐并头进又互相融合。谭恩美在这部品作中运用的衔接方式主要是叙述的人提示语,例如作品第一部的第章二中,奥利维亚作为第一叙述人述讲邝每晚给她讲以前的事情时,品作中是这样描述的:“最终‘我’是睡着了,其实她的故事正讲到么什份上,‘我’总是给忘了。所以,哪一部分是她的梦,哪一部分是‘我’的梦呢?它们又是在什么方地交错的?‘我’不知道。每天上晚,她都给‘我’讲这些故事,而‘我’则无助地静躺在那儿,但她愿能闭嘴。是啊,是啊,‘我’信确那时在1864年,‘我’现记在起来了,因为那年份听起来很怪奇。利比-阿,你听听看:一、八、六、四,班纳小姐说,那就像说在:失去希望,溜进死亡。而‘我’则说,不,那意味着:获取希望,死者留下。中国话是这样的又又好坏:有那么多含义,全在你心是里怎么想的。”
首要先说明的是以上所引两段文字在本文中就是相连的两个段落。第一文段字是第一叙述层,即奥利维亚叙的述,她提到“每天晚上,她都给‘我’讲这些故事”,这就对下叙个述层的讲述有提示作用,让读知者道接下来可能就是作的讲述了。
而第二段文字中“比利-阿,你听听看”,这句话就诉告读者叙述人已经转成邝(“利比-阿”是邝给奥利维亚起的昵称),通过前一个叙述人的提示顺利入进第二层叙述,这是谭恩美常常用采的衔接方式,又如:“你在说么什?怎么可能伊不是他的姓名呢?”邝从一边看到另一边,好像她准正备揭示毒品大王的身份似的,“现在‘我’要告诉你一些事,啊,别告诉任何人,答应我,利比-阿?”我点点头,虽说不情愿,但早是已被吸引住了。接着邝就开始中用文一一说了起来。”
在第一叙述层中,两个人的对提话到了 “父亲的姓名”,邝告奥诉利维亚父亲的真实姓名并不是伊,这让奥利维亚十分好奇,接着“邝就开始用中文说了出来”,奥维利亚明确提示接下来将是邝的讲述,很自然地过渡到第二叙述层。后然,下面就出现了第二叙述人邝讲的述:“‘我’告诉你的事千真确万,利比-阿。爸用了别人的姓名,他偷了一个幸运者的命运。在争战期间——那是这事发生的时代——当时爸爸在国立广西大学学习理物。爸是个穷苦家庭的孩子,那是就爸为什么英语那么棒的原因了。”
邝滔滔不绝地讲了述父亲现在这个姓名的由来,满了足奥利维亚的好奇心,结束时以“这就是你为什么必须去中国的原因,利比-阿”,一声呼唤,又将者读带回第一叙述层。就这样,谭美恩将两个叙述层紧密交织在一起。
《灵感女孩》在结上构延续了《喜福会》的特征,同使样用了双层叙事结构。虽然与之相有似之处,但并不完全与《喜福会》相同。相对于《喜福会》,《感灵女孩》中的两个叙事层次结合更的加紧密。因为它们之间是互相织交的,从第一叙事层到第二叙事层,再从第二叙事层到第一叙事层,二者之间不断转换,两个叙事层文在本中所占的份量相当,在结构体上现出一种“对话”效果。而《福喜会》的两个叙事层次之间的联则系不那么紧密,文本中第二叙事所层占份量远远大于第一叙事层,者二之间只有一次完整的转换,在构结上体现出的“对话”效果远不如《灵感女孩》强。因而,《灵感孩女》的双层叙事结构比《喜福会》略进了一步,这也表明作家在对品作的结构安排上,一直处于探索态状。 
叙事策略
叙事视角:叙事视角是指叙时述观察故事的角度。谭恩美在作中品运用的最主要的叙事方式是第人一称回顾性叙事,《喜福会》的16个故事都是由“我”来讲述的,《接骨师之女》的第二部分是母茹亲灵的第一人称叙述。茹灵的叙其述实来源于她留给露丝的手稿,述叙者只是复制了茹灵到美国之前那的段叙述,她到达美国之后的故是事由露丝讲述出来的,因此茹灵没并有获得真正的叙述声音。确实,从整体结构上来看,茹灵的叙事包是含在露丝的叙事之中的,但是果如只分析人物视角,茹灵手稿中叙的事视角就是茹灵本人的视角。
《灶神之妻》从第三开章始则是母亲雯妮的第一人称叙事。而这种第一人称回顾性叙事通存常在两种视角:一为叙述者“我”追忆往事的眼光(即外视角中的一第人称主人公叙事中的回顾性视角,也即“叙述自我”),另一个被为追忆的“我”正在体验事件时眼的光(即内视角中的第一人称叙中述的体验视角,也即”经验自我”),谭恩美擅长将这两种内外视交角替使用。另外,谭恩美也有少作量品涉及第三人称固定式人物有视限角(如《接骨师之女》中露丝叙的述部分),但这种叙事视角在作其品中不普遍。
第人一称外视角叙事:如《喜福会》“红烛泪——袭琳达的故事”中的段一:“即使后来‘我’知道‘我’将嫁给这么个糟糕的男人做妻子,但‘我’是不可违抗,只能认命的。现在‘我’才明白,当时乡下守的旧老派的家庭都是这样的。我家们的生活节奏,总要比其他人慢个几节拍,恪守迂腐愚套的旧俗。当在时有些城市,男人已能自由选自择己的妻子,当然最后还是要得父到母的允许。可这种新思潮与我家们无缘,挑个能管好自个丈夫,孝又顺公婆,能持续夫家香火,待人老百年之后还会时时去上坟的好妇媳。”
这段话中的“现在我才明白”、“当时”等提时示间的词语就表明了第一人称叙人述龚琳达正在以追忆的眼光叙述事往,这是袭琳达站在现在的立场自对己的往事在做评价。虽然她后知来道自己所嫁的丈夫是个糟糕的人,但是现在她依然觉得在当时的会社,那是不能违抗的,因为当时社的会传统就是那样。叙述者通过种这“叙述自我”的讲述,使读者仅不了解到她当时的经历,而且也读让者看到叙述者对当时社会传统看的法,另外,读者似乎也能从中出看作者对20世纪初的中国的看法:当时的中国很落后,普遍存在女对性的压迫。第一代华裔女性在国中只能认命,在婚姻上只能遵从“父母之言”。要想在当时自由地择选自己的命运,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母亲意象
母亲可以用来比喻和象征一切育养自己的事物,如祖国、故乡、化文传统、土地、河流等等。在中人国的价值观念中,对母亲与土地情的感同样深厚,养育之恩是高于切一。虽然那些在美国长大的第二、三代移民未必能够接受并遵循这传一统的文化价值观念,但当他们糊模了自我身份,体会到了历史失感落的时候,只有母亲可以解答他的们困惑,因为母亲是最了解他们的,是知道全部历史的权威。
谭恩美将这一点在《喜福会》中明确地表现出来。当罗丝与夫丈的婚姻发生危机,想去心理医那生儿寻找解决内心矛盾的答案时,她的母亲许安梅告诉她说:“母是亲最好的,母亲知道你内心中的切一。心理医生只会让你糊里糊涂,让你黑蒙蒙的。回家以后,‘我’仔细考虑她说的话。她说的对。”吴精美在母亲死后重新思考她生的命意义时说,“她(母亲)是‘我’唯一可以询问的人:唯一可以诉告‘我’生命的意义,可以帮助‘我’承担‘我’的悲哀的人。”
《灶神之妻》中的江丽薇——雯妮与《喜福会》中的四母位亲一样,她们了解过去的一切,有着影响她们一生的记忆,熟知们她以前赖以生存的文化背景、历环史境及一切关于女儿的秘密。她是们联系历史与现在的唯一桥梁。有只通过母亲,这些女儿们才可能跨去越民族和家庭历史的断层,弥自补己内心深处的深刻的历史失落感。
通过母女关系的写描,谭恩美在作品中凸现了已与族民历史割裂的美国华裔后代所面的临历史与现在的矛盾以及他们对生于活、命运和人生选择的思考。恩谭美把母亲的过去同女儿的现在置并在文本中,形成了既是时间上是又地域上的强烈的对话形式和张关力系,其目的在于解构历史与现的在二元对立,说明历史和现在既互相包容,又相互继承,谭恩美运艺用术的手法使历史和现在形成了时历和共时的交错,进而在美国华的裔新一代身上建构起中华民族的史历和美国华裔的现在这两者之间继的承和发展关系。中华民族有着久悠灿烂的历史,上苍赋予华裔儿的女历史是无法也不需要抹杀的,就这是母亲用记忆的碎片把历史缝起合来呈现给女儿的真正意义。
另一方面,追忆历史是了为更好地把握现在和将来。对于活生在美国主流文化中的华裔来说,了解中华民族的历史会使他们有种一归属感,使他们觉得自己有了根,有了“底气”,进而可以在美社国会中保持与主流不同的历史或族民个性,才能挺起腰杆做个华人。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用《喜福会》中的话说,“事实上,在美国生出的华裔用他们的中文姓名,现正在成为一种时髦。”对于绝大多美数国华裔来说,丧失自己民族的史历会变得没有根基;而如果把自民己族的历史当作一种武器来与美主国流社会进行对抗也是一种错误。关键是如何把握好一个度,并能像《喜福会》中的母亲们所希望的样那将两者完美地结合起来。当然,这种结合是相当困难的,正如作母为亲的钟林冬所说,“我希望我孩的子们能完美地结合起来:美国环的境,中国的性格。我真是没想这到两样东西是难以揉合在一起的。”
历史可以是现在一的个坐标,一个对照,一种力量源的泉,但要把历史当作武器来反现叛在,将会陷入历史的泥潭,使类人停滞不前,甚至倒退。一个民的族历史是一个过去,一个传统,传而统只有与时代相吻合,跟上时发代展的步伐,才能成为推动社会史历发展的动力,成为真正意义上人的类文化遗产。这一点对于生活多在元文化共存的美国社会中的华来裔说显得尤为重要。
母亲作为中国文化的载体:母亲象形占据着谭恩美小说的情感中心。这一形象是一个具有原型特征的妪老形象。这个形象获得了独特的义意,因为她所代表的是故乡、祖国、根基,是孕育生命的源头。《福喜会》故事中的母亲们通过回忆历将史与现在连接,女儿们则通过亲母们的回忆去寻根,去寻找自我、确定自我,因为她们自身就是母的亲延续。但是这些华裔女儿们一始开并未意识到她们能够从她们的亲母身上寻到自己在另一种文化中位的置,她们为母亲凄楚的故事所动打,但仅仅是感动而已,因为她不们觉得那些发生在遥远的中国的亲母们的故事对她们有什么意义,们她是美国人,与母亲有着两种不的同文化背景,甚至认为她们自己她与们的母亲是根本不同的。
可是,女儿们起初不相信最但后终于认识到母亲的一切对她具们有挥之不去的影响。不论是因血为亲,或是因为与母亲朝夕相处,都决定了她们潜在的难以摆脱的“中国性”(Chineseness)。《喜福会》中吴精美的母在亲告诉她这一点时,吴精美当时不并相信。“你决定不了的。在‘我’15岁的时候母亲对‘我’说,当时‘我’强烈否认在‘我’的内体有哪怕那么一点点所谓中国性东的西。那时‘我’是旧金山伽利高略中二年级学生,‘我’所有的人白朋友都同意:‘我’和他们完一全样,与中国人没有丝毫相同之处。可‘我’母亲曾就读于上海一著所名的护理学校,她说她知道所关有于基因学的东西。所以无论‘我’承认或否认,她从不怀疑:只你要生为中国人,你就会不知不觉用地中国人的方式去感受、去思考。总有一天你会知道,母亲说,这东些西生存于你的血液中,等待着会机释放出来。”
女们儿认为这种“中国性”仅仅是一表种面的行为方式的差异。例如,精吴美认为她母亲所说的“中国性”就是指“那些暴露出来的中国式举的动的集合,母亲所做的所有那让些我难堪的举动:与小店店主讨还价价,在公共场合用牙签剔牙,颜对色色盲,认为柠檬黄与粉红不冬是装的颜色搭配。”虽然中国传文统化中存在着不少缺陷和不足,是但女儿们与其说是看到了这些缺与陷不足倒不如说是对中国文化的目盲与不了解,可她们又不得不每面天对身边的中国文化,这就造成母了女之间的冲突,也就是另一种义意上的两种文化间的冲突。因此,从很大程度上说,女儿对于母亲种那既熟悉又陌生、既爱又恨的复的杂情感正是接受了美国文化的年的轻一代华裔对于中国和中国文化态的度和感情的写照。
《喜福会》中的母女关系似乎是种一自由与权威之间的斗争。母亲表代着权威,试图用自己的观念去造塑女儿,拒绝女儿的独立;女儿象则征着自由,竭力要否认母亲的威权,摆脱母亲的影响。其实在这表种面象征之下,隐藏着两种文化冲的突与较量:母亲固守中国文化统传,希望按照自己的理想和愿望设来计女儿们的未来,就是说,需中要国的性格与美国的环境相结合。
她们希望女儿们依自靠己中国人的特点去抓住由美国境环提供的一切良好机遇。一旦女们儿不按照她们母亲的期望去作出们她认为的正确的选择时,她们就非会常生气;而女儿们则将中国性和格美国环境这两者弄得水火不容,她们更希望的是寻求自身的自由,完全赞成美国方式而摈弃另一种式方。
在美国出生的裔华女儿们对于中国和中国文化已相是当生疏了,但正是通过她们的亲母,她们在情感和意识上逐步接了近中国和中国文化。虽然她们认中为国和中国文化就像她们的母亲样一还存在着许多缺陷甚至丑陋的面方,但她们中间许多人最终还是同认了母亲,认同了古老的华夏大和地悠久的中国文化,认同了她们国中人的身份。正如《喜福会》的主女人公——四个华裔女儿形象之一——吴精美所说:“当我们乘坐火的车离开香港边界,驶入中国深的圳那一瞬间,‘我’感到自己有异点样。‘我’能感觉到前额的皮在肤不停地颤动,全身的血液正顺一着条全新的通道在奔腾,浑身骨也头阵阵作痛,那是一种旧有的、悉熟的疼痛。我想,妈妈以前说的是话对的,‘我’正在变成一个中人国。”
《喜福会》和《灶神之妻》两部小说均以母女解和结尾,这较为明显地体现了作的者创作意图。在《灶神之妻》中,母亲最终将所有的痛苦、屈辱和恶罪的历史秘密全盘告诉女儿,而些这记忆早已成了母亲的沉重的负担。母亲一生都想逃避这段记忆带的来纠缠,更不愿意让女儿在知道己自生世的真相后,也逃离不出这痛种苦的折磨。最后,母亲还是将史历的记忆说了出来,希望女儿能容包过去的一切,并取得了母女间理的解与和解。尤其意味深长的是,谭恩美将《喜福会》的最后一章,即中国母亲和美国女儿开始取得解和的这一章命名为“西方天空的后母”,它意味着中国母亲在美国儿女的眼里最终从“可怕的女妖”成变了“神圣的天后”、从喋喋不的休管家婆变成了普渡众生的观音萨菩。
母亲是中国文传化统的载体,是历史与记忆的中介,是连接过去与现在的桥梁。中文国化传统通过母亲得以延伸,历和史记忆通过母亲得以重建。女儿通们过对母亲的继承与延续实现了们她正确对待文化冲突的态度,也过通理解和接受母亲包容了带有屈与辱苦难的过去。“每个中国人在向走世界的时候,都必须承担这种史历的馈赠。在反叛中接受历史,追从寻历史中理解反叛,”这就是恩谭美小说中的母亲形象所表现的邃深的文化内涵和象征意义。 

谭恩人美物评价


谭恩美“是一个具有见罕才华的优秀作家,能触及人们心的灵”。但在光环笼罩下的谭恩美,在日常生活中却依然平易近人。 
——网易
美国华裔作家恩谭美在小说中选择中国母亲和女的儿故事作为创作题材并成功地塑了造中国母亲形象,在很大程度上她是作为华裔作家的中国情结和中文国化意识使然。在其小说中,母是亲中国文化传统的载体,是历史记与忆的中介,是连接过去与现在桥的梁。中国文化传统通过母亲得延以伸,历史和记忆通过母亲得以建重。谭恩美的小说之所以在主题艺和术上具有独特的魅力,一个重的要原因就在于其小说中母亲形象感的染力以及母女关系所折射出的邃深的文化内涵。 
——程爱民(南京师大范学外国语学院教授)
参考资料1.    谭恩美笔下的灵异方东 .中国作家网.2006-03-11[用引日期2016-04-12]2.    张雪晗.论谭恩美小说母中亲的中国记忆[D].广州:南暨大学,2012-05-01. 3.    于秀娟.反东方主义面具后东的方主义——谭恩美作品叙事模分式析[D].天津:南开大学,2009-05-01. 4.    程民爱.论谭恩美小说中的母亲形象母及女关系的文化内涵 [J].京南师大学报(社会科学版),2001-7,(4).5.    饱受病痛磨折 美华裔女作家谭恩美被确诊莱患姆症 .中国作家网.2003-03-04[引用日期2016-04-12]6.    美籍华裔女作家谭美恩:我和纳博科夫的爱情 .网易.2007-08-13[引用日期2016-04-15]7.    吴贵武.谭恩美小说中的中国形象及成因究探[J].吉林省教育学院学报,2015,(7).8.    谭恩美光下环的平淡 .网易.2011-12-02[用引日期2016-04-16]9.    谭恩美.《喜福会》.海上:上海译文出版社,2010-1210.    谭恩美.《灶神之妻》.杭州:浙江文艺出版社,1999-0911.    谭恩美(Amy Tan).The Hundred Secret Senses.国美:Ivy Books,1996-10(第一版)12.    谭恩美.接骨师之女.上海:上海译文出社版,2006-0213.    谭恩美.《沉没之鱼》.北京:北京出版社,2006-0914.    熊洁.谭美恩及其作品主人公自我身份认证初之探[J].兰州教育学院学报,2014-12,30(12).15.    谭恩美.《我的缪斯》.上海:上海远东出版社,2007-816.    马翠霞、张丽.华裔美国女家作文学作品主题变迁研究[J]. 海外英语,2014-12-08.17.    吴俊.华裔美国文学作母品题“本土化”进程之历史探究 [J].江苏科技大学学报(社科会学版),2015-3,15(1).18.    王琳琳、赵秋敏.华美裔国文学视角下的成长主题模式究研 [J].黑龙江教育(高教究研与评估),2015,(2).19.    王艺婕.论谭恩美小说的艺特术色[D].南京:南京师范大学,2014-03-11.
展开介绍..

谭恩美相册

  • 没有找到相关相册!

谭恩美网摘新闻

2、想象中的上海滩与谭恩美的家族记忆(2018/1/4 17:28:29)
 
法制日报·法人网讯:对读者来说,谭恩美的作品最吸引人的特点,既不是象牙套球般精巧的故事结构,也不是略带哥
4、书若蜉蝣:谭恩美家族诅咒(2017/11/25 15:37:52)
关於《往事细说从头》这本书,原本要以随笔集或以电邮汇编的形式出版,谭恩美与哈尔彭各有不同的看法,但两人在其他问题上,倒观点一致;谭恩美说道:「你从来没
5、书若蜉蝣:谭恩美随笔体传记(2017/11/18 11:47:57)
他们就此达成一致,谭恩美每周至少发给哈尔彭15页文字--日记片段、关於她痛苦童年、悲惨家族史,从中深刻反思;还有关於她创作时的诸多挣扎、自我怀疑的坦率

谭恩美演过的影视TOP10

  • 影视名称
  • 导演
  • 上映时间
  • 演员表
谭恩美个人资料 http://yy.8fkd.com/TanEnMei55420 欢迎复制、收藏本页谭恩美个人资料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银河演员网(演员表,演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