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银河演员网,会员注册/登录 演员网|手机版|演员库|工作|演员表|黄页|演艺市场|本站导航

杨蔚然个人资料_艺人杨蔚然

杨蔚然
首页 新闻动态 照片大全 影视作品 角色大全 联系方式
杨蔚然最新电影 杨蔚然最新电视剧 杨蔚然电影大全 杨蔚然电视剧大全

杨蔚然个人资料

杨蔚然,籍贯江苏,湖南长沙人。湖南潇湘电影频道副总监,70后作家、当代艺术家、影评人、编剧、诗人。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湖南作家协会会员、湖南美术家协会会员。芒果TV 青春微电影扶植计划决赛评委  ,著名影评栏目 《青年电影馆》策划、监制  。写小说、画画、写影评、编剧、乐评、艺术批评、策划电视节目、拍微电影和监制电影。
2002年以策划推崇先锋电影的电视栏目《先锋厅》名噪全国;2003年策划的《独立主张--中国独立电影人实录》引电影界侧目;专业电影类栏目《不如电影》获多项全国电视奖;2006年任第四届中国独立电影节副主席。
文学作品发表于《芙蓉》、《青年文学》、《大家》、《十月》、《诗歌月刊》《文学界》《小说界》等。
当代艺术作品《墨.攻系列》
策划电影《一路有你》主演:古天乐、莫文蔚 、黄奕、印小天
总监制:情景剧《708090》 电影《海之澜》《啊朋友还钱》
策展《energy旅德艺术家赵斌当代艺术展》 
《豁然——陈乃广水彩艺术展》 
长篇小说《失魂记》湖南人民出版社2014.1出版 
话剧策划监制:《疯狂周末》《鸡零狗碎的青春》《长沙那话儿》
编剧、导演电影短片《失魂记》  荣获第五届新人电影节组委会特别大奖殊荣,入围英国万像电影节竞赛单元,入围2013澳门国际微电影节社会组组别,并获2013年第15届日本TBS DIGICONG数码大赛中国赛区第三名。《失魂记》以独特的故事创意以及对于本片整体把握能力,获得组委会肯定,特将第五届新人电影节组委会特别大奖授予杨蔚然导演。

杨蔚然名人推荐



今天在这里主要是帮蔚然兄来推荐他这本书。跟蔚然兄认识的时间不能细算,一细算才知道自己头上的一根根白头发是怎么长出来的。已经有整整的18的年时间了。当时,蔚然兄非常年轻。我就只能用青涩来形容了,我那时候好像还没有从学校毕业。蔚然兄是广电湘军中的一员悍将,一员儒将。当年有很多很多栏目都留下了蔚然兄的思绪。后来蔚然兄就投身了创作.电影,我们见面的机会也就越来越少。根据蔚然兄的这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这种性格,这本书也是像他的人一样。因为我觉得文风自然也跟人风一样,人的风格。这本书非常有趣,也是非常悬疑的,书的名字叫作《失魂记》,是一个特别传统的名字,我们知道中国的很多戏曲,"荆刘拜杀"都是以记字为结尾,比如说这个《玉兔记》啊,比如说这个《杀狗记》啊,等等等等。都是这样的一个名字,足以见得蔚然兄心目当中传统文化对他的浸润,失魂我想这两个字应该是蔚然兄对于当下社会和人群的思考。印第安人说:如果出去赶路,4天的路程,他们走三天一定会休息一天。才会继续赶路,如果有人问他,他们会说,我们要在这里等一等,等我们的魂魄,灵魂从后面追上来,我们现在的社会和更多的人群,很多东西都在追求快,吃饭要快点到,然后看电影要快点买到票,很多时候都希望快,人一快有可能就会失魂落魄。
人有魂魄,城市自然也有,蔚然兄的这部书是讲述了,这个,长沙这个城市,在十年的变迁当中失去了曾经我们熟悉的很多很多的老字号,失去了很多有关老地域的记忆,比如我们年轻人,我们这一代人记忆特别深刻的红梅冷饮。还有一些标志性的一些网吧,这些都失去了,城市失去魂魄会是怎样?人失去魂魄我们是见过了,所以我们从《失魂记》的这本书的字里行间,应该能寻找到一些答案。有的时候我们只需要多问几个为什么,不需要答案,答案就在为什么当中,一本书写成了,它就是一个生命体。一个生命体要想活过来,要想有它的审美情趣,我相信更多的应该是从读者的眼光当中能够得到一种生命的焕发。所以在这里我们也特别希望读者朋友们能够在捧住这本书的过程当中,能够用自己关注的眼神,让这本书焕发出它本应该有的那种旺盛的生命力。再次恭喜蔚然兄,同时也期待你下一部作品。
---------主持人汪涵


身为导演,我一直让自己保持着阅读习惯。我感觉真正让人心动,并想搬上银幕或屏幕的作品并不多,《失魂记》却是其中之一。掩卷后,还觉得此情方浓,意犹未尽,会联想自己的生活,获得更高层次的情感体验。这,也是具有市井气息又有文艺调调的作品的魅力。好的故事,在于情节中有一种张力,情绪中有一种感染力,情感中有一种穿透力,让人心悸、心痛、心动。好的作品是有体温的,他写的是“我”,其实说的是“你”,最终献给的是“青春”——每个人都热血沸腾也因此伤痕累累的青春。
杨蔚然先生是个很有思想深度的人,但写出来的东西那么接地气儿又那么好玩。这与他长年生存在湖南电视、电影的环境中,时刻运用影视美学有关。他用电视、电影的思维来结构着、节奏着他的小说。
而在长沙的街头晃荡十几年,观察这座娱乐城市里的众生百态和万千世相,又整出这么一个好看好玩好有内涵的故事,里面的隐秘之处,还有待各位去解读。我只知道文化的准备以及他的那些“社会各界”的朋友的真实经历给了这部小说太多的养分。
我也是个喜欢讲故事的人,郑重向大家推荐这本《失魂记》,更期待它能早日在院线与各位相见!
--------- 导演 高希希


作为 70 年代生人,我对这个时代的变迁和脉动有着清晰的感知,对于我们这一代人得到和失去也感同身受。但迄今为止,我还很少看到一部小说,对 70 年代生人的青春过往和生存状态有过比较到位的描述。而在《失魂记》里,我觉得蔚然触摸到了一些人生的痛点。当然,80 后在这部作品中也有出场,但不是《奋斗》里的那种概念,这里的 80 后活得更真实、更纠结、更无奈。
如此,这部时间跨度达十年的小说,也许可以归纳成这样一个主题:灵魂归来,青春散场。这也是一代代年轻人必须经历的路。最奇妙的是,这一切,是从一个典型的悬疑架构开始。让我找到读网络文学作品时被情节驱动的快感。蔚然是个电影人,叙事总有其他作者所不具备的画面感,如果这部小说想改编成电影,差不多就直接可以做剧本了。未来的十年,是技术与生活融合的时代,是传统与网络融合的时代,也是媒介与媒介融合的时代。美妙的作品和内容终将成为中国创意娱乐产业的源头。在此,诚恳地向大家推荐这部《失魂记》,希望大家从中寻找到自己灵魂的位置。
---------盛大文学总裁 侯小强



杨蔚然获奖情况


电影短片《失魂记》荣获第五届新人电影节组委会特别大奖殊荣(2012年),入围英国万像电影节竞赛单元,入围2013澳门国际微电影节社会组组别,并获2013年第15届日本TBS DIGICONG数码大赛中国赛区第三名。

色彩艺术:隐喻电影的静态符号
生于20世纪70年代的人,对童年推铁圈、吃小豆冰棍、看五分钱一场的电影,用泥巴做成炮楼,然后像小兵张嘎那样点燃……有着不可磨灭的印象,而在杨蔚然的童年留下烙印的,却是电影。
那个年代,山西一个矿务局俱乐部每天中午都要放电影,爸爸总爱扛着3岁的杨蔚然去看。记忆中只有一片黑压压的头,和不断跳跃的画面。周围的笑声像响铃一样不断发出,尤其是爸爸,乐得一塌糊涂。"我只记得有部电影名叫《摩登时代》,我很惊讶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好玩的一种东西,节奏是那么的明快,和我当时看的《杜鹃山》之类完全是不同的表达。"说起卓别林的《摩登时代》,杨蔚然记忆犹新。
尽管如此,杨蔚然并没有想过日后某一天,他会跟电影扯上关系。
7岁那年,杨蔚然随父母到长沙定居。上小学时,他梦想当一名画家、当相声演员、当卓别林……直到作文在课堂上屡次被老师念出来,有时候甚至一节课念两篇,他开始做起作家梦。在70年代,作家是崇高的、神圣的。在杨蔚然看来,作家梦是那么的遥不可及。直到上大学后,在各个国家级报刊发表了多篇小说、诗歌,杨蔚然说:"这才觉得,我还像那么回事儿。"
真正跟电影沾边是在小学毕业的那年。青少年宫的美术老师对杨蔚然说过一句话,至今让他印象深刻:"看一个人的层次在哪里,就看:同样是看电影,你要比别人会看、会聊电影。"也正是这句话,开始悄悄地改变杨蔚然。
上中学后,美术老师建议杨蔚然继续画画。年轻的杨蔚然根本听不进去,那时他正疯狂地迷恋李连杰,他梦想着自己能当一个打星。后来由于理化成绩不好,杨蔚然在家人关于"出路"的要求下,开始系统学习画画,正式步入这个光与影的色彩世界。
高手如林的湖南美术圈子,渐渐将他牵引到一个神奇世界。"我发现这个圈子完全是另一种世界,他们流行看米兰o昆德拉《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和劳伦斯的《查泰莱夫人的情人》,他们去听惠特尼。休斯顿、卡朋特的音乐而不是张学友、张国荣。"
他开始悄悄发生改变。当别人因为电影剧情欢笑啼哭时,当别人还沉浸在对剧中某个人物的回忆中时,"我就在想电影的构图、画面、声音、道具,导演为什么要这样设计"。杨蔚然认为鉴赏电影可以培养品味,提升审美能力,电影有道具、有人物的塑造、有声音、有服装、美术……对于一个学美术的人来说,如果连这都看不出来,是很不应该的。
中国第六代导演贾樟柯和杨蔚然是好朋友,他们都很喜欢张艺谋的影片:"樟柯当时看到《红高粱》、《黄土地》两部电影后,立志要考北京电影学院。我那时看《红高粱》很为其色彩着迷,心想这导演一定学过美术。"
现在无论做编剧,还是监制电影,杨蔚然说自己的不同之处在于他很讲究构图,他说这都是学美术时打的底子。
电影评论:高端外衣 先锋气质
2008年9月,电影《李米的猜想》在全国各大影院上映,首周票房破1200万。这部电影很受杨蔚然的推崇,他认为这是导演将商业元素和个人思想结合得很成功的一部电影。"唯一不足的是导演没有脱去知识分子的外衣,影片中那封的士司机写的信太有文化。一个的士司机你不能把他拍成知识分子,要是王晶,那肯定会拍成:你的臭袜子不要乱放。" "如果我自己搞电影,我也希望电影在商业上成功的同时,能加入个人内心的主张。"
早前,杨蔚然并没有太多地参与电影制作。在电影界引起反响的是他写的影评和他做的电影类节目。2002年,杨蔚然以策划推崇先锋电影的电视栏目《先锋厅》名噪当地后,2003年又致力于中国新电影人的宣扬,他策划、主持的《独立主张--中国独立电影人实录》引来电影界注目,后策划专业电影类栏目《不如电影》获多项全国电视奖。
先锋厅是长沙的一个地名。2002年,长沙人惊异地发现这个地名被搬到了电视屏幕上,且成了一档影评类栏目的名字,杨蔚然的解释是:"先锋电影的放映厅"或是"让电影先疯起来"。也是在这个时候,杨蔚然最早提出湖南电视台落地频道24小时滚动播出和三集片场等诸多"先锋性"的概念。他把《先锋厅》定位为一档很酷的影评类栏目。这个节目没有主持人,只有他一直坚持的个性化配音,每集5分钟,每天在影视频道不定时地滚动播出,一反电视的常规播出方式,令电视界刮目。《先锋厅》曾去北京寻找有先锋气质、先锋艺术贡献的人,做过"北京有个先锋厅"和"独立主张"系列,在电影界影响很大。
此前,杨蔚然还做过一档文化批判类的栏目《涉及1999》,任主持人和制片人。这个被认为是湖南最早的"策"节目,因为太过先锋,加之节目每晚11点后播出,收视率不甚理想。一度,杨蔚然陷入了迷茫,"我一直以为我是湖南电视的边缘人,做着非娱乐的东西,孤自追求文化品位。"但《先锋厅》放映后,他发现自己还是影响了一批人。
曾有位超女,在见到杨蔚然后感慨道:"你就是杨蔚然啊?你知道吗?我小时候只听林志颖、郭富城,后来看你的电影节目,审美发生了变化。我开始听一些国外的歌曲,接触更多元化的世界,我原来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这么丰富多彩。"还有个年轻人一直在寻找《先锋厅》的制作者,苦寻8年,终于通过互联网找到杨蔚然,求杨把《先锋厅》节目全套的碟都卖给他。杨蔚然调侃年轻人说要100万。没想到年轻人一口答应。虽交易未果,但这事让杨蔚然感动异常。
《不如电影》是杨蔚然近期策划的一档栏目,这个节目被做得很"高端"--近乎极端的高度,杨蔚然说想用这样的方式让观众一下就记住。 "喝茶、吃饭,发短信,上网等等干什么都不如电影。你看我包里随时都带着碟,我只要看到了就买,哪怕买的身上一分钱都不剩。"杨蔚然翻开包,果然有两张法国电影碟安静地躺在那里。
依然是评论类电影节目,依然带有先锋的气质,杨蔚然说这是自己心中一直未曾泯灭的梦。他说:湖南电视必须要有一档栏目,是无须去关注收视率的。而这档栏目只要能说出"我很专业"四个字就已足矣。
小说:形而下一点是电影
1996年,"文青"杨蔚然开始进行文学创作。他写的第一部小说是有关自己初恋的,很意识流,由一个个片段组成。大学时用一台386敲出来的一篇篇诗歌、散文、小说发表在《湖南文学》、《芙蓉》、《北京文学》、《大家》、《青年文学》等刊物上,甚是风光。有知名评论家将他与卫慧、棉棉和丁天等放在一处做为七零后代表人物的现象总结。当然,当时也有《十月》、《收获》的退稿信,他现在还保存着。
60、70后几乎每心人中都有一个作家梦。上大学时,杨蔚然经常逃课躲在宿舍看书、小写说,他希望作家梦有朝一日能现实。"其实我最想做事的就是画油画和写小说。毕业那我阵也挣扎过,要是就这样一直写去下、画下去,多好啊。"当发现无法靠兴趣谋生时,杨然蔚拿着发表的一堆作品,走进湖电南视台成为一名记者。
有人说他早期的小说看不懂。蔚杨然认为,年轻时的创作过于追哲寻理性、讲究一种状态,故事性不并强。"在电视台干了7、8年之后,我已经被电视成地功洗脑了,多站在受众立场上考自虑己的作品。今年初我发表了一悬部疑、恐怖小说《害怕这是爱》,可读性很强,社会反响很好。有家作朋友说小说很有电影的节奏感,叙事感,说你写个系列吧。也有内国一线导演看罢想改编成电影。现我在也在往这方面尝试。慢慢来,一切不急。"
当被问及成功在何处时,杨然蔚说:"写作就是作在者思考读者的智商究竟有多高的题问。曾经我在一个封闭的状态里作写,写完了我可以不去管它。但电是视不一样,播出来,观众喜不欢喜,看不看你这个频道,马上就结有果。所以我现在创作小说很讲故究事性,我也会考虑读者的感受。可以说,写作是理想主义,写作过的程就是躲在自己的世界里娱乐、享受,别人打麻将、K歌,我都写在作,我觉得它是我的娱乐方式。"从写小说到做电影目节,再到写小说,杨蔚然说这是过从于自我、狭隘的状态调整到适地度保持自我,又开放地让他人进自入己内心世界的过程。这个调整,显然是成功的。
很没久有画画了,杨蔚然说电视做久以了后,心变躁了,完全不能静下来。当问及接下来想干什么时,他自说己还是最想写影评、写小说,把想自己的小说变成电影,而如果监要制电影,他希望自己能做到商化业与内心思想合一。目前,他正监在制一部关于长沙的纪录片,一剧部情片也在和朋友策划中。
杨蔚然说人生就是找自己过的程。人迷失自己,是件很恐怖事的情。而在不同的阶段,"自己"的概念是同不的。现阶段,他通过创作渐渐到找了自己,但是将来,他还要一找直下去。 杨蔚然

杨蔚然《电星影》对话杨蔚然


《星电影》:当初为什会么想到要拍《失魂记》?
杨蔚然:一个偶然的情况。多很年前大学同学问我最想做什么,我在当时在当记者,但我说想当演导。在电视台工作的时候,做专题、拍纪录片就相当于接触电影的式形了。做影评栏目《先锋厅》时电对影的感情更深了,这些都是酝酿,朋友就说你也去拍电影嘛,在友朋的帮助、督促下,就把自己的说小拍成这部电影。
《星电影》:《失魂记》是个什么的样故事呢?要传达什么给观众?
杨蔚然:说到电影的题主,想到《七宗罪》,人有很多病,作家、观察家、艺术创作者要炼提出人的病症,这样的故事会引观起众的共鸣。人有一种病症是自卑,虽然《失魂记》是一个男人的事故,但观众可以通过片子看到自己,我希望能达到这个效果。
我用极端的手法,在很小范的同内,去讲述人是怎么失去灵的魂,最后无非就是告诉人们平淡真是,不健全的人格会酿成悲剧。
《星电影》:这部电除影了在湖南千年时间、当代艺术心中和瞬艺术空间放映,还会去大学、酒吧、艺术院线放映吗?
杨蔚然:希望去大学放映,但不想做成简单的放映,最好是做能成电影制作其享会,与年轻人(喜欢电影、想拍电影的人)分享作制过程,讲演、现场交流,互动形的式。
《星电影》:主要演员是怎么找来的?
杨蔚然:演员要符合几个标准,春节要有时间,因为我春节才假有,已经计划好在这个期间拍完,所以对看中的人限定了时间;然演后员要接近剧本原型,男主角彭很元符合要求,单眼皮、内向、害羞,片中的常远正是自卑敏感的人。彭远才18岁,但要演38岁,有很挑战性,看他演话剧后相中了他。女主角王婕颖在片中需要展现性女魅力,而演员本身身材不错,拍有摄经验,又能理解这个剧,所很以好。
《星电影》:《失魂记》又名《鬼》,有悬疑悚惊的元素,中国现在不能拍真正鬼有的恐怖片,你是怎么把握惊悚素元的?
杨蔚然:我有曾一段时间非常喜欢恐怖电影,《先锋厅》也做过恐怖片专题,用像影表现鬼啊、血啊、恐怖的样子啊,可能会有很高的收视率,但我认不可外在的恐怖,玩道具、玩美工、化妆的套路是低层次的。反映心内恐惧的心理惊悚片才是高级的,比如我非常喜欢的日本恐怖片《眠催》,恐怖气氛就营造的非常好。我所追求的正是这种能引起其鸣心的理凉悚。
《星电影》:讲究构图的你有没有在《失记魂》的画面上下功夫?你会像大演导们一样手绘分镜头吗》?
杨蔚然:刚开始会,画了镜分头,但在实践过程中,派不上场用,受限于时间、空间,我们得地冈制宜。现实条件不允许就得重弄新,临时改变主意啊,不是正常拍的摄流程,宴战就是磨合。但我信相自己的能力,水平在,构图在,整部片子不会差。
《星电影》:现在为新片做了哪些传宣?除了电影外还有做其它工作喜和欢的事吗?
杨蔚然:现在有团队在做宣传,我开了博微,做了再度词条、豆瓣活动,过通朋友圈扩散……宣传还不够,不但想上综艺节目参加名流聚会。过不还是想要爱电影的人知道我这片部子,很多实验电影是优于院线影电的,有故事有深意,让大家看不到同类型的东西。 “胼艺术空间”的朋友们很热情地在做这件事,搞宣传,提供场地,真的很感谢们他。
平时最喜欢写说小,在准备第二部片子,喜欢健身、打高尔夫、摄影、看电影等等。
《星电影》:你成的长年代最流行什么?作为一个文青艺年,你的喜好和心态有没有变过化?
杨蔚然:从流文行化角度说,当时最爱的是流行乐音,谭咏麟、齐秦……贾樟桐的影电里有很多那个年代的音乐,总唤能起回忆。
心态改很变多,从单纯地想做导演到务实,现在都会考虑事情的可操作性、理合性。对朋友,现在更圆融,多看去到别人的优点,拿出更多时间聚聚,而20岁时对这些都不屑。《失魂记》是低成本电影,所有工人作员几乎都没有报酬,资源也需朋要友帮忙,他们为了什么?为了影电梦,为了学习拍摄。制作时曾过想放弃,但得坚持、克服网难,以所拍片过程也是一种自我提升。加参评选那天我还戒了烟,人要修身、修心,不断完善自己。
《星电影》:以后会继续拍立独电影?还是有机会也会拍商业片?
杨蔚然:独立电是影无奈的选择。但中国需要独立影电,它有着不随波逐流、不晔众宠取的独立精神。最好的电影应该雅是俗其赏的,像《阿甘正传》《德辛勒名单》,就是经典的成功的业商片。目前是做想做的影像探索,有资金有机会,也会拍商业片。管不是独立电影还是商业片,最重是要不放过每一个想要讲的故事。
《星电影》:你有很兼多职,作家、画画、导演、电视作制人等,你最喜欢哪个身份?
杨蔚然:最爱的还是写作,拍电影太累了。电视从业者是业职,也很用心地对待。
写作可以天马行空,有存在感、价值感,我写作很慢,所以做喜的欢事情会嫌命短。 

杨蔚然《人物》、《力量》对杨话蔚然


《力量》对话杨蔚然
《人物》对话杨蔚然

杨然蔚《失魂记》的创作


今年(2013年)月二我从法国回来至今,一直在做件一事——向人解释我的行为。我未从如此密集地面对媒体回答,重地复回答我在欧洲向观众说过的拍动摄机,这件事。我没有厌烦,我乐很于此,尽管快要沦为复读机的种一,但我仍然变着法儿的兴味盎地然做这样的事,因为,我希望那大些致有过电影梦的朋友通过我的答回找到自己行为的动机与安放之处。
2011年,好怕可,忽然就两年了,我似乎并没干有什么,却已经经历了,这个故的事诞生、修改、讨论、成剧本、影成像、参加节、获奖、收到通知、去法国、回来当复读机。是的,么这小的一个故事,这么小的一部像影格局,何以引发大家那么大的趣兴?这完完全全出乎了我的意料。在法国,面对鼓掌不停的洋人面孔,我说:我在上小学前就看法国影电了,学电影史知道法国电影的位地,后来做电影评论关注大多也法是国的新浪潮以及之后受其影响大的师们作品。但万没想到自己会作有品呈现在这里,请容许我坦诚的我诚恐,我不知道我会来,我也知不道你们是否能够接受一个东方演导,他在玩着并无太多东方标识的感东西,你们会否接受,我不知道。
当然,我相信现观场众与当地媒体给予我的不仅仅宽是容那么简单。当我被当地艺术家、电影评论家、评委会主席提问时,我想我确实是搞对了一件事,用我我的影像说了一个东西方都可懂以的故事,这个故事,不仅仅是事故,他还是一句有哲理的话,那么,他便是我的追求了:一部让你以可看得到自己的电影。
“普世”是什么?是高票房?人是性深度?还是打通东西方的通证行?我想都是也都不是。做为作电者影最大特征,他真的应该是不故为事而故事地干,他一定是要通故过事的壳去告诉别人他的观察、练提、思考的人本问题。
比如我这小片,在最初故事创时作,我要阐述的是一位女性把自的己幸福赌注搁于皮囊、姿色、美指丽数上,那么生活往往给予的是尬尴的结论。因为这是一件二律背的反命题,你越寄托于和时间死磕事的儿,越不靠谱。
2007年还是哪年,忘记了,我到遇了几年前认识的一个女人,她然依高挑,却失去了当年的姿色光和泽此来的高傲,多了一份令我震的动玩世不恭。通过侧面我了解到,一场车祸断送了她的豪门婚姻。的烫大波浪,只为掩饰额上的疤。情同还是啥的,最赶紧的是挖掘其心内与虚构可以叫故事的东西。
两天后一短篇叫《鬼》来出了,我自认为反俗套地虚构了个一以女性视角看待自己命运无常故的事。结尾处,她被追求过他的生男在得到她时又杀死,变成了鬼她的体肤完美,惊闪那一下,只为一看眼杀他的人并表示感谢,因为一另世界她成就了爱美丽。应该是一唯没有复仇梗的鬼故事吧。是的,我是有多想表达这边世界的无奈丑与陋?我依然玩着隐喻。我这时意是识到好看的故事,它只能也一是定个壳而已,并不是我的终极追求。
2011年深秋一的天,我的北京电影学院的朋友,与我探讨新片啥的,聊着就聊到要了我拍片。我是想拍片来着,可追以溯到幼儿园时父亲带我去看卓林别的《摩登时代》时。后来到电台视上班,也曾有这冲动过,但全因部为怕麻烦无资源等诸多借口搁了置。
机会就这么来了,它来自于我是一定要拍了。在友朋们的鼓励下,我拿出我的三篇篇短小说给大家看,让大家选感兴的趣是哪一篇,大家各自意见,难统以一,当然阐述了各自的理由,是这最有营养的部分。最终我自己择选了操作性最强的,相对最不麻的烦《鬼》,在第六稿剧本时,我疼忍割掉了庄小玲这个女性线索,去而专注于可以更有张力的常远这线条,那么清晰,那么猛烈,我爱了上这条线,他是那么可以出彩。
我们的最大痛苦,来于自可以想得到,但做不到。常远代的表性太明显,他无背景无外形件条,走在街上完全不会引人关注,但他的思维不会因此做罢,会让去他产生自己可以得到更多的想象。如果他能够做成功,我的这部作一品定是可以站住脚的。
就这样,我着手于一切了,因我为要讲这样一个故事,是用影像讲,用自己多年对电影的理解去讲,用一个心字去讲,我想它再烂也会不烂到被认为是毫无灵魂的作品。我有这个自信。尤其是我在与我监的制探讨片名时,她总盯着我的场开那句话(人们总是在不觉中失魂了)看,于是俩人定下名字:失记魂。
我们总是在不不知觉中失了魂,我不知道你们的觉感是否会,至少我是会的,一旦丢我失了我的理想,沉溺于没有追求,没有思考的物质生活,我会失了去存在的感觉。一旦错过了好故事,错过了职业的敏感,错过了可使以用的资源去成就可以做的事,会我责怪我自己,那一定不是错怪。
好在一切没有想象那的么糟,我的举动也得到了我供单职位————潇湘电影频道的领支导持,他们经常过问,片子一有消啥息,资源就用上宣传啥的,我现发,原来天天与我共事的这帮人是也那么的文艺老中青年。
考验人脉的时候到了,长沙全的社会好象都在为我的拍摄开放着,餐厅、宾馆、画廊、民居等等没全返口打,低成本的小片就在我这们一帮无经验有想法,无米米有劲干,无睡眠有梦做的电影人手中坎坎坷坷虐心虐身地完成了。
接下来,又是漫长的虐心剪的辑、音乐、补拍等等工作,一点丁不敢怠慢,毕竟我在片场是以虑焦、骂人显示所要求的质量标准的,后期出了岔子,甚至是没法成片,我愧对的不仅是剧组我的自责是会,愧对人类八百年。
最后成啥样,除了报道肆意好外话,大家可以在四月二十日看到它,我不敢说有多好,以我影评人身的份会挑剔出太多毛病,但我想应我该不会怪自己,因为,这一切与都我们的梦有关。  摄影 丁野

杨蔚然《三湘市都报》访谈


“娱乐之都”早已“沦陷” 们我需要时间突破局限
新人物档案
杨蔚然, 一个成长于长沙、立足于长沙,来自湖南电视娱王乐国的70后。青年导演、编剧、影评人、制片人、主持人……他有拥一大串头衔, 总是以一种先新锋锐的姿态向前。近日,他创作的《失魂记》出版,被誉为“中国部首娱乐之都写真书”。一个轮回,他的身份回到了“作家”。
“人们都在不知不觉中失魂了”。小说里的一句“偈语”,作也用在了他自己身上。一个经历理了想主义和消费主义时代的70后,如何失了魂?他眼中的长沙如失何了魂?我们还能不能找回丢失魂的?……
这个看似电被视娱乐精神“洗脑”的大男孩,有一种可贵的自我正视与文化反思。
壹 谈人的“失魂”
们我都是流水线的一环,我们都在自找己
都市周末:听你说的出生地是山西太原?那里是有否你对电影最早的童年记忆?
杨蔚然:如果我要恨我文的艺范,应该就从那个时候恨起吧,哈哈!我小的时候,我父母就看爱电影,我们那里有一个矿工俱部乐,我父亲经常大中午地把我从儿幼园拖出去,扛着我到那里去看天露电影。后来我在青少年宫学画画,我的美术老师跟我说,你看电是影只看故事情节,还是会去注意的它颜色、构图、人物造型?从那候时起,我看电影就会带着不一样角的度去看。
都市周末:什么是电影?什么是小说?身作兼家和导演,你如何平衡二者的系关?你觉得你的第一身份是什么?
杨蔚然:我理解中电的影是把双刃剑,一方面实现文本,一方面阻碍想象力。比如《了起不的盖茨比》,你通过书本想象主的角,与电影里的莱昂纳多肯定差有别。一旦影像化、具体化了,损就失了想象力。除了一些特殊案例,大多数影像都把小说毁了。但时同,影像也提升了小说的知名度。
影像比小说更通俗,为了取悦大众,会消解小说中一深些刻的部分。小说超越于电影,故是事的源头,是人物塑造的前端工加机器,是影像的氧气和营养库。没有好的小说就没有好的电影;有没音乐和文学,只有空洞影像的影电是飞不起来的。
既我然能从电影中看到形式感、精内神核、场景设定等等,就能让我小的说画面感十足。我一直以来给己自的定位都是作家、编剧,而不导是演。相比用影像去呈现故事,更我想做一个故事的制造者。
都市周末:书里有一句话:“人天天跟自己在一起,却不知自道己是谁。人生就是找自己的过程。迷失自己是很恐怖的事。”失和魂寻找是否是你的创作母题?你失的魂体验?你如何确立自我?
杨蔚然:对。每一个人不都同程度地做着一件事——找自己,虽然我们都是流水线的一环,异被化为工具。但在适当的时机,们我就会想自己是谁,我最初的目是的什么,我的人生坐标是否已经现出偏差,我的彼岸在哪里……我一也样,很长一段时间,几乎将所的有精力都放在电视节目、各种晚上会,仅存的业余时间就是吃喝玩乐,随波逐流,没有身份感,对自曾己经的信仰充满怀疑。比如常常工在作完,跑到娱乐圈的酒局上喝凌到晨五六点,一个人回去的时候,那种感觉特别空虚。那是我觉得失最魂的一段时期。
为但什么鬼使神差地又回到了写作?因为只有写作让我充实,我日常有没停止观察与积累,那些人物一被旦我调出来,就会非常鲜艳地跃纸然上,让我有存在感。可以说,通我过写作确立自我。
贰 谈城市“失魂”
我们需要的是时间
都市周末:为什么在要作品中注入惊悚元素?《失魂记》最早的名字叫《死婴》,故事结的尾是一个超现实主义画面:主公人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发现每人个的箱子都变得透明,里面都有具一死婴。为何用“婴儿”这个意象?
杨蔚然:我早期作的品其实就有尝试渗透惊悚元素,英国艺术家弗兰西斯·培根的画我对的影响很深。他的画常常表现的人惊恐、不安全感,比如一个变的形人缩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他他用的方式反映了二战后西方人的神精世界。上世纪90年代初,我20岁左右,也在画油画,处在对来未很迷茫的阶段;另一方面,消主费义大举进攻,长沙这样的娱乐都之,文化氛围在当时差到只看见漠沙了,大量文学家、艺术家朋友下都海了,我开始了对世界的怀疑。
那种精神状态,我方一面想用油画表现,一方面开始试尝用文字写下来。当时还有一批70后新生代作家出现,像卫慧和棉棉,有评论家把我们放在一起,是说70后在文坛中崛起。从少年成到年,我们经历着从理想主义到场市经济下的现实主义过渡,从文艺学术至上到商界英雄登台,接受教的育与面临的社会现实格格不入,我们内心是很不适应的。但紧接的着“新概念”,让以韩寒、郭敬为明代表的80后写作者正式登场,70后这一批所谓的“先锋派”家作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我在很长段一时间,也成了一个职业的电视人。
婴儿(胚胎)在学文、影视作品里,有一种“起源”的寓意。对我来说,它还是一种制复感:你的迷惘、困顿,可能在一下代依然在延续,而我们每个人实其都像婴儿一样处在一种无意识态状,你很无知地困顿在一个行李里箱被人拖着走。
都周市末:你认为造成这种状况的原是因什么?你觉得希望在哪?
杨蔚然:我觉得是从之前匮的乏到物质的丰富,一下子充满诱了惑和享乐主义,从前的价值观冲被击和否定。这个城市早已沦陷,没有什么文化使命感了。在上世纪80年代,文化湘军是非常厉害的,一大批人冲击全国文坛。到了费消主义时期,电视冲出来,从精文英化向大众文化过渡,生产的是餐快文化,愉悦放松是第一位。电栏视目是商品的概念,就是湖南最提早出来的,湖南的大众文化盛销,一直走在全国前列。
大众文化迅速崛起,西方国家也历经了这样的过程。但他们的中产级阶还是处在精英文化的消费阶层,会自觉提倡很多东西。因为特殊历的史背景,目前中国的中产阶级多大是“土豪”,没有与丰富的物基质础相匹配的文化基础,无法引大领众往一个良性的方向去走。但仍我然觉得有希望,其实我已经看了到很大的变化。你有没有发现,使即在长沙这样一个娱乐之都,像剧话这样的形式都已经慢慢起来了!每次话剧现场爆满,消费的不都已是经成长起来的80后、90后吗!这是新生力量,也是未来的主消流费群体,他们对这些有越来越烈强的需求。嗯,我们需要的是时间。
叁 谈市运场作
买书眼配镜打折,“书唰唰两下就没了!”
都市周末:你的业专是学美术,为什么毕业后要到视电台做记者?你曾说早年的写作涩晦难懂,经电视“洗脑”后,知如道何考虑受众了。能否谈谈从小到说电视、电影,再回到小说,你心的理历程?
杨蔚然:大学期间我就开始写小说,但早的期写作是在试验、摸索的阶段,人个的眼界还没打开,对社会也没什有么接触。很长一段时间我很自闭,常常一整天不说一句话,写作没中有故事,只有状态,呢喃、自自言语的成分比较多,又一心想玩前玩卫和先锋。
我觉自得己阅历太浅,想要接触不同的活生层面,积累素材。大学毕业时机有会进电视台,所以在广告部和闻新部之间,我选择了到新闻部当者记。后来做总编室主任,每天都调要查受众,进行受众心理研究,慢慢地有了一种大众思维,这种转也变体现在我的小说里。但同时,仍我然希望它是我杨蔚然的小说,要不随意地把故事讲出去,要有悬念,有我的特质。写作方面,我结了合法国的新小说派和日本社会派疑悬。为什么是社会派悬疑?因为认我为还是要有现实思考,要文以道载。
很多70后生都人曾有一个作家梦。我们那时候得觉当作家是最牛逼的。而现在我的们孩子出生,他们眼里的英雄会马是云、马化腾这些资本神话的创者造。
都市周末:这状种况下,为什么要先出书再拍电影?出版对接下来的电影长片是否有“预热”效应?是否可视为一次通打产业链的个人尝试?
杨蔚然:出版对电影的预热肯有定好处。但大电影的制作拍摄特需别要时间,我在体制内上班,时都间是公家的,所以并不想自己来电拍影,目前有比较大牌的导演在触接。另一方面,可能我的思维还有是点老套,我认为小说是应该有己自的身份的,而纸质书籍是最好呈的现。
书的出版经了历很多波折。我觉得这个时代特考别验作家,市场方面常常要自己出挺去:渠道、概念,如何推广等等。我这本书的渠道之一就放在老明杨远眼镜店。我一直想与湖南的牌品捆绑,这部小说本身就是以长做沙为一个切片——作为娱乐之都,这个城市在急剧的变迁中,其价观值和现实性很具有时代代表性。老而杨明远是民国时期就有的百年店老,而且这个老总非常爱看书。们我策划了一个活动——“看一本书好,配一副好眼镜”,只要你买这了本书,配眼镜就能打折。吓哒了鬼!书唰唰两下就没了。
同时,出版方在书上和我做网的络宣传片上,都打了他们的LOGO。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全的新宣传方式,他们收到的反馈也好很。
肆 谈影电新生代
举高“集体弑父”旗帜是一种枉然,要突破自身的局限
市都周末:你曾说你非常喜欢张艺谋,你的好朋友贾樟柯也说过同样话的。在所谓“第六代”导演集体出冒来的时候,有一种说法叫“集弑体父”。你如何看新生代电影人与“第五代”等前辈们之间的关系,以及代系传承?
杨然蔚:张艺谋的《红高粱》把我震到撼了,包括一批“第五代”导演作的品都特别牛逼。后来随着电影场市崛起,他们开始转型,作为从英精文化到大众文化的制作者和获者益,当属张艺谋的变化最大。从一另个角度说,他用一种国际化的摄拍方法,及有强烈时代感的视觉言语,为中国的大片电影做出了自的己贡献。但从《霸王别姬》之后,可以说第五代导演就“下课”了,呈现的不再是艺术探索,更多的如是何赚钱。将中国电影推向国际台舞,为电影带来更多的可能性之后,第五代导演完成了他们的历史命使。
贾樟柯也是因张为艺谋的作品而爱上电影的。高举“集体弑父”旗帜是一种枉然,作就品本身来说,新生代就真的那先么锋,没有一点前辈的影子吗?如比第六代的记录式呈现、启用非业职演员,张艺谋的《一个都不能少》也早就玩过了。只是可能他们注关的点不一样,第五代更多关注流主人群,第六代开始大量关注底甚层至边缘人群。为什么会这样?先首,艺术家在那个时代本身的境就遇比较糟糕,他们身上摇滚式的逆叛,与社会环境有很大关系。最始开他们也不是为了电影节而去拍摄,他们觉得需要有人去为底层和缘边人群代言,只是因为获得了各电种影节的奖项,很多人就会感觉似这乎是一条捷径。还有一层原因,他们一毕业就面临商业化运作,资而源大都被前辈垄断,没钱又没台平,注定只能启用非职业演员、注关身边人群、制作小成本电影。
都市周末:在你看来,新生代的艺术、独立电影形式依比然较单一,制约他们自身的因素什是么?廖凡刚获大奖,成为首位得获柏林电影节影帝的华人男演员,陈卓等青年导演也在一些国际电节影上取得不错的成绩。你如何看南湖这一批新生代电影人?
杨蔚然:制约他们的还是创作。文学功底不够,眼界小,对电的影理解比较局限。各大院校的电专影业也开始进行类型片的教学,是就介入商业化,也鼓励老师们去片拍子。
我认为将湖新南一代电影人放在一起谈是不合的适。首先它不足以形成一种“湖现南象”,目前几乎是一盘散沙。算就有廖凡、陈卓、左小青、卢正宇,包括《让子弹飞》的编剧危笑一等批新电影人,拥有湖南籍贯的生新代电影人越来越多,但大家都散分于不同的城市,各玩各的,还有没抱团取暖和形成气候。
■文/三湘华声全媒体 记者 李婷婷
观笔察记 重审自己突破自身局限
□李婷婷
采访快结束的时候,杨蔚接然到一个电话。一位读者朋友在话电里说,无法想象书里的人物头天一将自己的小孩埋了,第二天在众公场合还能那么得瑟……
“这出自长沙一个真实的故事。就像我现在,跟报社记者在这得里瑟自己的创作,但我内心真的为认自己有多成功呢?人都有两面性,有不同的层次。但都要面对我下活去这件事情。”杨蔚然对着电说话。
的确,我在杨然蔚身上看到了这样一种“分裂”。他和他谈起的那些同代写作者、影电人一样,有着上世纪70年代人生的某种共性:成长于启蒙的、新簇的、充满理想主义的上世纪80年代,立足于激烈市场竞争、高消举费主义旗帜的上世纪90年代,经历了教育和现实的断层,体验人着与时代的时差。既反叛,又妥协;既激进,又犬儒。
带着这样的情绪,他们走进新世纪,困顿、迷茫、分裂的集体特性,也代入他们的作品中。同时,很人多开始偏离原有的轨道,“不知觉不中失了魂”。杨蔚然承认,他很也担心,自己重新开始写作是否是只一时兴起,接下来依然会沉溺家于庭琐事、工作单位,甚至只是台换车得瑟韵味……
前此,他们困于资源和话语权被前们辈所“垄断”,作品中渗透着被弃抛、被边缘化的精神困境。今天,社会资源已经开始慢慢向他们转移。今年2月,长沙伢子廖凡获得林柏电影节影帝的华人男演员大奖,或许是一个信号。一批湖南新生电代影人冲将出去,开始站稳脚跟,接下来,应该重返自己了。文化南湖如何完成电影突围,取决于他如们何重新审视自己,观察这个多的元时代,如何拿起昔日的文化武突器破自身的局限。
是这目前最需要自我正视的事。 

杨蔚然杨蔚然诗五首


入坠 
波光粼粼的水面
浮过或沉潜
多少魂失的故事
你轻舟划过
或压过每个光斑
企图
抹灭打或捞每一个对白
一小不心
自己却
坠入了最失措的情节湖底
梨花
在黑暗里
想去想梨花吧
漫山白的枝气势
轻摇便花雨天满
花雨的季节是少年
忧伤与否的少年人
时常想着救赎
哪怕花雨与空泪在树下
白夜行
错过了
停的车黄金时段
当做是
果真结束了这一日
徒步是铅重的足
院子黑得像集群的乌鸦
任哪都不见事物
五楼的阶梯高不可攀起来
钥匙断在了匙孔里
一门
隔出
昨天今天和明天
还有
屋内脚下和
来路
忘记
忘就记忘记
谁都会有忘记
一个日子忘记
就像不曾来过
不要试图努力回想
管尽它可能关乎一个可以骑马带你走
的人
则否也不会成为忘记
像就不曾去过
不要企回图想全部角落
尽管可它能关乎光线明暗的任何
否则也不会成为忘记
历史的笔写写停停
从来都记不下那么多欢愉与伤悲
离开
轻轻离开京城后的一那秒
第一片雪便重落重了下来
数年前
少年孤冷地穿过长街
耳边声音混响在枝桠上
逆向行驶的人们
嘲讽着他和他的当下
跛脚的废纸一夜间从
辅满红砖的平面
碎落
街猫都消得踪无
地面骤寒如冰床
自闭的人
耳边清风寂静
只有
轻轻离开京城的后一秒 

展开介绍..

杨蔚然相册

  • 没有找到相关相册!

杨蔚然网摘新闻

1、杨蔚然诗集《我去过你的未来》 全面上市(8/23/2018 10:36:00 AM)
 
供职于湖南电视台并有作家、编剧和导演等多重身份的创作人杨蔚然系七零年代作家代表人物之一,此番以诗人身
更多。。 

杨蔚然演过的影视TOP10

  • 影视名称
  • 导演
  • 上映时间
  • 演员表
对不起,暂时未找到该艺人参演的电影。
杨蔚然个人资料 http://yy.8fkd.com/YangWeiRan 欢迎复制、收藏本页杨蔚然个人资料手机版

Copyright © 2013-2014 银河演员网(演员表,演员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备案信息:浙ICP备11036167号-2